攜寶歸來:前夫請在搓衣板上跪好
img img 攜寶歸來:前夫請在搓衣板上跪好 img 第1章 保大還是保大小
1
第5章 抓回來 img
第6章 姣姣,幫我 img
第7章 要老婆不要 img
第8章 別來沾邊 img
第9章 你有事嗎 img
第10章 她到底死沒死 img
第11章 你還笑得出來? img
第12章 沒得商量 img
第13章 寶寶的宛宛類卿 img
第14章 葉菀的秘密 img
第15章 可憐得要死 img
第16章 以後別來了 img
第17章 太遠了 img
第18章 幼稚得讓人發笑 img
第19章 還記得我嗎 img
第20章 一模一樣 img
第21章 說出來丟人 img
第22章 到底怎麼得罪她了 img
第23章 到底幾歲 img
第24章 是她的福星 img
第25章 這波操作怎麼說 img
第26章 賤得慌 img
第27章 風光 img
第28章 上不得檯面的心思 img
第29章 這種事情 img
第30章 聽不懂 img
第31章 為什麼不回家 img
第32章 活膩了 img
第33章 不可能接受 img
第34章 被迷死了 img
第35章 過敏了 img
第36章 忍無可忍 img
第37章 被撞見 img
第38章 開始厭惡 img
第39章 葉家又挑事 img
第40章 李好起疑 img
第41章 回葉家 img
第42章 怒火 img
第43章 啪啪打臉 img
第44章 指了條死路 img
第45章 被厲景澄帶走 img
第46章 險些說出口 img
第47章 內疚 img
第48章 你就繼續作吧 img
第49章 受委屈 img
第50章 還真是不巧 img
第51章 和我作對 img
第52章 只覺得虛偽 img
第53章 枝枝偷聽談話 img
第54章 罕見 img
第55章 枝枝被鎖房內 img
第56章 不歡而散 img
第57章 不巧偶遇 img
第58章 果然沒好事 img
第59章 把話說開 img
第60章 他的怒火 img
第61章 儘快答覆 img
第62章 當年你母親 img
第63章 得罪了 img
第64章 大鬧 img
第65章 莫名的挫敗 img
第66章 不能放過的機會 img
第67章 態度轉變 img
第68章 滿滿受傷 img
第69章 稀客來訪 img
第70章 敗露 img
第71章 發現端倪 img
第72章 透露 img
第73章 歡姨醒了 img
第74章 偶遇 img
第75章 巧合 img
第76章 司家拍賣行 img
第77章 不敢得罪她 img
第78章 兩個沒上過小學的人 img
第79章 桑杞說什麼,就是什麼 img
第80章 壞叔叔找上門 img
第81章 老院長的力挺 img
第82章 所有人都對桑杞有虧欠 img
第83章 我們媽咪可以幫你 img
第84章 爹地,我能痊癒嗎 img
第85章 原來是小狐狸 img
第86章 要和阿姨悄悄見面 img
第87章 小狐狸的三面之約 img
第88章 大佬爹地來救場 img
第89章 三寶會面 img
第90章 小妹妹的騎士 img
第91章 看在姐姐的面子上 img
第92章 你能不能可憐我 img
第93章 商人重利益 img
第94章 我老公來了 img
第95章 查家長身份 img
第96章 小狐狸家長的聯繫方式 img
第97章 不負責的家長 img
第98章 研討會風波 img
第99章 沒有孝心的白眼狼 img
第100章 醫生的初心 img
img
  /  2
img
img

攜寶歸來:前夫請在搓衣板上跪好

葉家大小姐
img img

第1章 保大還是保大小

  “嫌疑人葉桑杞,蓄意謀殺厲柔柔,證據確鑿,殺人罪名成立,吊銷醫生執照、判無期徒刑!”

  臺上法官的宣判,讓葉桑杞腦中陣陣發嗡,就連隆起的肚子都好像出現了絲絲痛楚。

  她含淚看向了旁聽席中霸道矜貴的男人。

  厲景澄的俊臉寫滿冷漠,渾身似籠罩了一層寒氣。

  他漆黑如墨的眸中溢出恨意,好似要將葉桑杞剝皮拆骨。

  葉桑杞滿心酸澀,強忍住淚意後,自嘲地勾了勾唇。

  指證她的關鍵證據,是厲景澄親手提交的!

  七年暗戀,三年婚姻,到頭來,她的丈夫還是不信她。

  “將犯人帶下收押入獄。”

  庭警上前挽住葉桑杞,她緊緊咬住乾澀泛白的嘴唇,手銬下的雙手緊握成拳。

  葉桑杞身體顫抖,衝動地想要喊出那句話:

  厲柔柔不是我殺的,而是葉菀!

  那天在別墅的除了她明明還有葉菀!

  葉桑杞猛地抬頭,與坐在厲景澄身側的葉菀四目相對。

  虛偽惡毒的繼妹,正滿眼的威脅瞪著她。

  葉菀在警告她:想要你的夏奶奶活命,就乖乖認罪!

  葉桑杞低下頭,幾乎要咬碎牙,最後只能在心裡跟肚子裡的寶寶說句對不起之後,跟著庭警離開。

  手鐐腳銬發出刺耳的金屬碰撞音,一個高大頎長的身影忽然擋住她前路的光。

  葉桑杞抬頭,視線朦朧,看著男人冷漠的臉,只覺得心灰意冷。

  厲景澄抬手狠狠捏在了她的下巴。

  男人聲音宛如寒冰,目光如刀,深深刺在葉桑杞心上,“只是無期徒刑,便宜你了,你本該去死!”

  葉桑杞只感覺骨頭被攢的生疼。

  她定睛看著自己深愛多年的男人,顫聲喚了喚,“景澄……”

  “你不配叫我的名字!”

  “景澄,我知道你恨我,但我肚子裡的孩子是無辜的,求你等我生產之後,好好照顧……”

  葉桑杞話音未落,厲景澄無情甩開她。

  “不用你操心,葉菀會比你更適合當母親,他們以後不會知道自己有個殺人犯生母。”

  他也深愛過她。

  不然為什麼會和她有愛的結晶。

  可她竟然因為妒忌,殺了他唯一的妹妹。

  痛心、憤怒、煩躁在厲景澄心裡交織。

  說完,他不再看她一眼,直接轉身大步流星地離開。

  望著那道決絕的背影,葉桑杞眼中的淚水無聲墜落。

  葉菀還在一邊,優雅踱步過來,裝作同情道:“姐姐,你放心,我一定會照顧好景澄的孩子的。”

  她忽然湊到葉桑杞耳邊,“姐姐你知道嗎?其實早在你被拘留的那天,景澄就停了夏奶奶的藥,她撿垃圾帶大你,最後連骨灰都沒人收撿,好可憐哦。”

  葉菀的唇角勾出淡淡奸笑,無人看到。

  “不可能!你說謊!”葉桑杞臉色瞬間煞白,不可置信至極。

  在拘留所裡她已經好幾天沒合眼了,此時一雙桃花眼裡佈滿血絲,看上去更為猙獰。

  葉菀臉上帶著耐人尋味的笑容,一切不言而喻。

  她心情愉悅地轉身,葉桑杞想要撲上去抓住她,但被庭警無情攔下。

  葉桑杞抓狂地沖她背影吼道:“葉菀!回來!你給我說清……”

  她情緒激動過於,話還沒說完,就感覺到肚子陣陣墜痛。

  忽然,一股暖流從下面湧出。

  羊水破了。

  葉桑杞臉色慘白,雙腿一軟,跌倒在地,“我,我要生了……”

  醫院裡。

  葉桑杞大出血,和肚子裡的孩子命懸一線。

  “產婦家屬怎麼說,保大還是保小?”醫生滿頭大汗問護士。

  葉桑杞迷迷糊糊聽到了護士回答,“孩子能救就救,產婦可以直接放棄治療。”

  放棄治療!

  葉桑杞的心臟痛到麻木,她愛入骨髓的男人,居然輕飄飄一句話就決定了她的生死!

  厲景澄,要我能活,一定要你往後餘生生不如死!

  “嗚……哇啊……哇啊……”

  隨著嬰兒啼哭,葉桑杞攥緊得出血的拳頭,終於無力的鬆開。

  呼吸機停止了工作,心跳檢測儀呈現一條直線。

  醫生歎氣,抱著僅存活下來的女嬰,走出產房交到厲景澄手上。

  “抱歉,我們已經盡力了,產婦搶救無效,確認死亡。”

  厲景澄一怔,全身血液凝固般身體僵住。

  他垂在兩側的手微不可察地握緊成拳,臉上神色卻依舊淡漠無情。

  “我知道了。”厲景澄聲線毫無起伏。

  他接過醫生懷中的女嬰,低頭看了一眼,只覺得心臟忽然鈍痛。

  在助理和保鏢的簇擁下,厲景澄抱著孩離開了婦產科樓層。

  電梯門嚴絲合縫關上之後,產房的護士匆忙跑了出來,氣喘道:“醫生醫生,你快……產婦和兩個孩子有呼吸了!”

  五年後,某國際航班上。

  葉桑杞坐在頭等艙內,在電腦上查看研究院分派給她的病人資料。

  當看到小病人父母的名字時,葉桑杞臉色一沉,清冷的容顏更冷了幾分。

  厲景澄和葉菀的女兒?

  她救個屁救!

  當即,她就回了封郵件給院長。

  【這個手術我做不了。】

  院長幾乎是秒回她的郵件。

  【病人家屬指名要你操刀,Fiona,這個案子診金可是三千萬。】

  “飛機將落地,請乘客……”機艙內廣播響起。

  【我給院裡捐四千萬,拒掉!我到京市了,不說了。】

  葉桑杞啪的一聲,將電腦合上,起身離開機艙。

  她才從特殊通道出來,就看到機場的巨幕上滾動著刺眼的新聞。

  “厲氏集團厲景澄和葉氏千金葉菀將於明晚舉行婚禮,兩家強強聯合,將帶領京市製藥行業走向新高度……”

  葉桑杞冷眼看著,垂在身側的拳頭卻不自覺握緊了。

  當年她在庭上被葉菀刺激得早產,大出血情況下,她和兩個寶寶幾乎是九死一生。

  她都沒來得及看孩子一眼,就被轉送了羈留病房。

  要不是國外醫療研究院的老院長惜才,知道她在國內的案子,一直派人幫忙調查,她現在都還在女子監獄坐牢!

  她和大寶小寶整整分開了一年,之後翻案成功,母子三人才能去國外開始新生活。

  這次回國,她是代表研究院回來參加醫藥研討會,更是為了幫夏奶奶報仇!

  彼時,手機鈴聲響了。

            
            

COPYRIGHT(©)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