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榜單
App閱讀 熱門
img img 總裁豪門 img 攜寶歸來:前夫請在搓衣板上跪好
攜寶歸來:前夫請在搓衣板上跪好

攜寶歸來:前夫請在搓衣板上跪好

img 總裁豪門
img 196 章
img 39K 瀏覽
img 葉家大小姐
5.0
立即閱讀

關於

被前夫送進監獄後,葉桑杞痛失一個寶寶 五年後她攜寶歸來,搖身一變成身價千億的外科聖手 前夫哥為了救他和葉菀的女兒,求到葉桑杞面前 葉桑杞冷笑一聲:不救 一個是害她坐牢的、同父異母的妹妹,一個是耗盡她戀愛腦的渣前夫 他們倆的女兒,她憑什麼要救? 更有不要臉的 葉家竟然要她在醫藥協會替他們暗箱操作,以報養育之恩 已經發現身世端倪的葉桑杞冷眼看他們:是我親生父母嗎?就來蹭! 腳一跺,世界經濟抖三抖的隱世家族站出來 “大小姐請回家!” 所有人都傻眼了,“原來驚豔全球的大佬,是站在大氣層的豪門的真千金!” 只有厲景澄站在原地,悔不當初:老婆重婚吧,我和女兒都離不開你!

第1章 保大還是保大小

  “嫌疑人葉桑杞,蓄意謀殺厲柔柔,證據確鑿,殺人罪名成立,吊銷醫生執照、判無期徒刑!”

  臺上法官的宣判,讓葉桑杞腦中陣陣發嗡,就連隆起的肚子都好像出現了絲絲痛楚。

  她含淚看向了旁聽席中霸道矜貴的男人。

  厲景澄的俊臉寫滿冷漠,渾身似籠罩了一層寒氣。

  他漆黑如墨的眸中溢出恨意,好似要將葉桑杞剝皮拆骨。

  葉桑杞滿心酸澀,強忍住淚意後,自嘲地勾了勾唇。

  指證她的關鍵證據,是厲景澄親手提交的!

  七年暗戀,三年婚姻,到頭來,她的丈夫還是不信她。

  “將犯人帶下收押入獄。”

  庭警上前挽住葉桑杞,她緊緊咬住乾澀泛白的嘴唇,手銬下的雙手緊握成拳。

  葉桑杞身體顫抖,衝動地想要喊出那句話:

  厲柔柔不是我殺的,而是葉菀!

  那天在別墅的除了她明明還有葉菀!

  葉桑杞猛地抬頭,與坐在厲景澄身側的葉菀四目相對。

  虛偽惡毒的繼妹,正滿眼的威脅瞪著她。

  葉菀在警告她:想要你的夏奶奶活命,就乖乖認罪!

  葉桑杞低下頭,幾乎要咬碎牙,最後只能在心裡跟肚子裡的寶寶說句對不起之後,跟著庭警離開。

  手鐐腳銬發出刺耳的金屬碰撞音,一個高大頎長的身影忽然擋住她前路的光。

  葉桑杞抬頭,視線朦朧,看著男人冷漠的臉,只覺得心灰意冷。

  厲景澄抬手狠狠捏在了她的下巴。

  男人聲音宛如寒冰,目光如刀,深深刺在葉桑杞心上,“只是無期徒刑,便宜你了,你本該去死!”

  葉桑杞只感覺骨頭被攢的生疼。

  她定睛看著自己深愛多年的男人,顫聲喚了喚,“景澄……”

  “你不配叫我的名字!”

  “景澄,我知道你恨我,但我肚子裡的孩子是無辜的,求你等我生產之後,好好照顧……”

  葉桑杞話音未落,厲景澄無情甩開她。

  “不用你操心,葉菀會比你更適合當母親,他們以後不會知道自己有個殺人犯生母。”

  他也深愛過她。

  不然為什麼會和她有愛的結晶。

  可她竟然因為妒忌,殺了他唯一的妹妹。

  痛心、憤怒、煩躁在厲景澄心裡交織。

  說完,他不再看她一眼,直接轉身大步流星地離開。

  望著那道決絕的背影,葉桑杞眼中的淚水無聲墜落。

  葉菀還在一邊,優雅踱步過來,裝作同情道:“姐姐,你放心,我一定會照顧好景澄的孩子的。”

  她忽然湊到葉桑杞耳邊,“姐姐你知道嗎?其實早在你被拘留的那天,景澄就停了夏奶奶的藥,她撿垃圾帶大你,最後連骨灰都沒人收撿,好可憐哦。”

  葉菀的唇角勾出淡淡奸笑,無人看到。

  “不可能!你說謊!”葉桑杞臉色瞬間煞白,不可置信至極。

  在拘留所裡她已經好幾天沒合眼了,此時一雙桃花眼裡佈滿血絲,看上去更為猙獰。

  葉菀臉上帶著耐人尋味的笑容,一切不言而喻。

  她心情愉悅地轉身,葉桑杞想要撲上去抓住她,但被庭警無情攔下。

  葉桑杞抓狂地沖她背影吼道:“葉菀!回來!你給我說清……”

  她情緒激動過於,話還沒說完,就感覺到肚子陣陣墜痛。

  忽然,一股暖流從下面湧出。

  羊水破了。

  葉桑杞臉色慘白,雙腿一軟,跌倒在地,“我,我要生了……”

  醫院裡。

  葉桑杞大出血,和肚子裡的孩子命懸一線。

  “產婦家屬怎麼說,保大還是保小?”醫生滿頭大汗問護士。

  葉桑杞迷迷糊糊聽到了護士回答,“孩子能救就救,產婦可以直接放棄治療。”

  放棄治療!

  葉桑杞的心臟痛到麻木,她愛入骨髓的男人,居然輕飄飄一句話就決定了她的生死!

  厲景澄,要我能活,一定要你往後餘生生不如死!

  “嗚……哇啊……哇啊……”

  隨著嬰兒啼哭,葉桑杞攥緊得出血的拳頭,終於無力的鬆開。

  呼吸機停止了工作,心跳檢測儀呈現一條直線。

  醫生歎氣,抱著僅存活下來的女嬰,走出產房交到厲景澄手上。

  “抱歉,我們已經盡力了,產婦搶救無效,確認死亡。”

  厲景澄一怔,全身血液凝固般身體僵住。

  他垂在兩側的手微不可察地握緊成拳,臉上神色卻依舊淡漠無情。

  “我知道了。”厲景澄聲線毫無起伏。

  他接過醫生懷中的女嬰,低頭看了一眼,只覺得心臟忽然鈍痛。

  在助理和保鏢的簇擁下,厲景澄抱著孩離開了婦產科樓層。

  電梯門嚴絲合縫關上之後,產房的護士匆忙跑了出來,氣喘道:“醫生醫生,你快……產婦和兩個孩子有呼吸了!”

  五年後,某國際航班上。

  葉桑杞坐在頭等艙內,在電腦上查看研究院分派給她的病人資料。

  當看到小病人父母的名字時,葉桑杞臉色一沉,清冷的容顏更冷了幾分。

  厲景澄和葉菀的女兒?

  她救個屁救!

  當即,她就回了封郵件給院長。

  【這個手術我做不了。】

  院長幾乎是秒回她的郵件。

  【病人家屬指名要你操刀,Fiona,這個案子診金可是三千萬。】

  “飛機將落地,請乘客……”機艙內廣播響起。

  【我給院裡捐四千萬,拒掉!我到京市了,不說了。】

  葉桑杞啪的一聲,將電腦合上,起身離開機艙。

  她才從特殊通道出來,就看到機場的巨幕上滾動著刺眼的新聞。

  “厲氏集團厲景澄和葉氏千金葉菀將於明晚舉行婚禮,兩家強強聯合,將帶領京市製藥行業走向新高度……”

  葉桑杞冷眼看著,垂在身側的拳頭卻不自覺握緊了。

  當年她在庭上被葉菀刺激得早產,大出血情況下,她和兩個寶寶幾乎是九死一生。

  她都沒來得及看孩子一眼,就被轉送了羈留病房。

  要不是國外醫療研究院的老院長惜才,知道她在國內的案子,一直派人幫忙調查,她現在都還在女子監獄坐牢!

  她和大寶小寶整整分開了一年,之後翻案成功,母子三人才能去國外開始新生活。

  這次回國,她是代表研究院回來參加醫藥研討會,更是為了幫夏奶奶報仇!

  彼時,手機鈴聲響了。

繼續閱讀

COPYRIGHT(©)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