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夜笙歌,她被偏執大佬掐腰猛寵
img img 夜夜笙歌,她被偏執大佬掐腰猛寵 img 第1章 我要自己家破人亡
1
第12章 我有沈長風撐腰 img
第13章 換人還是退婚 img
第14章 一個億 img
第15章 順延到江依依 img
第16章 壁咚沈熄 img
第17章 你要嘗嘗嗎 img
第18章 補償我 img
第19章 誰在懲罰誰 img
第20章 情人契約 img
第21章 我要你毀容! img
第22章 是我自己想嫁人 img
第23章 你以為我怕你? img
第24章 日常款沈熄 img
第25章 誰墜樓了? img
第26章 她為了博得關心 img
第27章 野丫頭欠教訓 img
第28章 用綠茶的方式打敗綠茶 img
第29章 滾出我們家! img
第30章 我願意嫁給沈長風 img
第31章 再給你重新買一份 img
第32章 就算是一家人 img
第33章 害怕我? img
第34章 給我取暖 img
第35章 恩愛的一對情侶 img
第36章 不去家宴 img
第37章 掐指一算我就知道 img
第38章 看我們虐待你? img
第39章 一個位置而已 img
第40章 我海鮮過敏 img
第41章 不許你們私下聯繫 img
第42章 怎麼臉這麼紅? img
第43章 被做哭了 img
第44章 讓土鼈開眼 img
第45章 我嫉妒? img
第46章 你卑鄙 img
第47章 你就是個蠢貨 img
第48章 我不要嫁給沈長風! img
第49章 煩不煩? img
第50章 被帶進雜物間 img
第51章 教我做生意 img
第52章 他要進來了 img
第53章 他的醋意滔天 img
第54章 這麼濕了,不要行嗎? img
第55章 嘗嘗滋味 img
第56章 綁匪 img
第57章 阿熄,好久沒聯繫了 img
第58章 指尖發燙 img
第59章 我是個商人 img
第60章 不許打擾 img
第61章 溫若曦和我,你選誰? img
第62章 專門的房間 img
第63章 要! img
第64章 學費夠了 img
第65章 實打實的瘋子 img
第66章 江依依的恐怖遭遇 img
第67章 真激烈啊 img
第68章 那我們就走著瞧 img
第69章 沒有這門親事了 img
第70章 自己看著辦 img
第71章 有事想求求沈先生 img
第72章 幫我,好嗎? img
第73章 車內 img
第74章 金主看不上你 img
第75章 你很強? img
第76章 翩躚起舞 img
第77章 江綰有個金主 img
第78章 多少錢一夜啊? img
第79章 綰綰很怕我啊? img
第80章 你不做別人怎麼會說? img
第81章 說我們亂倫呢 img
第82章 和依依道歉 img
第83章 慢慢追求 img
第84章 你不夠格 img
第85章 你被開除了 img
第86章 我給你做了 img
第87章 用手喂我 img
第88章 有事求沈先生 img
第89章 在外被人包養 img
第90章 害人心思不可有 img
第91章 我背你走 img
第92章 我是沈熄 img
第93章 掐死你 img
第94章 過來抱抱 img
第95章 我保你 img
第96章 考慮清楚了嗎 img
第97章 幫你減刑 img
第98章 我還要上學 img
第99章 沈先生,不要了! img
第100章 臀真翹 img
img
  /  9
img
img

夜夜笙歌,她被偏執大佬掐腰猛寵

好小一塊骨頭
img img

第1章 我要自己家破人亡

  “沈先生,輕一點……”

  

  “第一次?”

  

  “嗯。”

  

  陪著細碎的輕嚀,這應的一聲兒嬌軟得不像話,讓男人喉頭發緊。

  

  而她因為緊張而僅僅攀著他脖頸的手指緊緊縮著,她的身子被抵在巨大的落地鏡上,冷光照下來,白皙的肌膚凝脂似的泛著瑩潤的光澤。

  

  那雙原就瀲灩得勾人心魄的美眸帶著慌亂,眼尾泛紅,像帶著極致吸引力的罌粟花,美得讓人心驚,更是什麼都不用做,就足夠撩得人心猿意馬。

  

  沈熄玩味的笑了:“江綰,你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

  

  “知道。”

  

  “一點經驗都沒有,到底是你來伺候我,還是我伺候你?”

  

  他高級低沉的聲線低沉,帶著冰冷的嘲弄。

  

  江綰對上那雙似笑非笑的冷冽黑眸,強壓下心頭的抗拒和恐懼,腳尖微微踮起,便主動吻上了他的唇。

  

  玻璃鏡面上,倒映出她完美的後背,和不盈一握的小腰。

  

  沈熄的手被她牽著覆在上面。

  

  好軟。

  

  而她生澀的吻技因為她微微顫動的睫毛更加撩心,讓沈熄的喉頭緊了緊。

  

  下一瞬,他一把將她的雙腿托起,霸道猛烈的吻向著江綰襲去,在她的口腔內掠奪。

  

  嬌嫩細軟的肌膚因為他的撞擊而泛起粉潤的紅痕。

  

  溫軟的聲線像是浸在水裡,綿綿的喚他的名字。

  

  “第一次就這麼會勾男人?”沈熄捏起她的下巴。

  

  她吃痛,眼眶氤氳著霧氣委屈巴巴的望著他,“不要……嗯啊,不要這樣……”

  

  這小動靜兒。

  

  真要命!

  

  即便上一世已經跟沈熄做過無數次,可在他那硬物挺入的瞬間,她還是因為恐懼而僵硬著後背,痛得眼眶裡泛出了淚花。

  

  但她強忍著身體的抗拒和不適,強迫自己隨著他的節奏搖擺沉浮。

  

  酥麻的感覺逐漸襲遍全身,他低沉的喘息聲也像是帶了致命的蠱惑,讓她忍不住想要沉淪其中,索要更多。

  

  如果註定逃不開沈熄的枷鎖,這一世,換她來主動!

  

  是的。

  

  江綰重生了。

  

  上一世她這個江家的私生女被接回江家,目的是為了和沈家聯姻,對情愛懵懂的她被沈長風那個渣男三言兩語的哄騙了真心,但因沈長風的兄長、沈家的唯一繼承人沈熄在訂婚宴上見了江綰一眼,見色起意,沒多久就強佔了她的身子。

  

  那時的江綰一心想要跟沈長風私奔,無數次激怒沈熄,挑戰沈熄的底線,最終完全喪失了自由,也失去了沈熄的信任。

  

  導致江家人聯合著沈長風對江綰下黑手的時候,江綰孤立無援,被折辱而死。

  

  死後的她意識還未消散,親眼看見沈熄如寵珍寶似的將她血肉模糊的屍體捧在手心。

  

  再重生後,她竟意外穿回了和沈長風訂婚宴之後的那一天。

  

  在確定無法避開沈熄之後,她選擇主動找上沈熄成為他身下的禁臠。

  

  成為她復仇的助力!

  

  床身搖曳不斷,江綰嬌吟連連。

  

  上一世因為她對沈長風的“忠心”和對沈熄強取豪奪的厭惡。即便沈熄技巧十足,那東西也又硬又挺,但她從未覺得舒服過。

  

  如今她完全放鬆,竟跟著沈熄起了好幾次。

  

  許久後。

  

  江綰伏在他的懷裡,小口的喘著氣。嬌軟的手指不安分的順著他的喉結緩緩的向下撫摸,滑過硬挺的胸肌,腹肌,再摸過性感的人魚線,懶洋洋的開了口:

  

  “沈先生覺得我生得好看麼?”

  

  她說這話的時候,眼睫微垂,輕顫的睫毛如蝶翼般微微抖動。黑發落在她瑩潤的肩頭,襯得皮膚越發白皙剔透,像會透光似的。

  

  本就粉雕玉琢的精緻面龐此刻更是看起來乖的要命。

  

  “好看。”沈熄誠然。

  

  上一世,沈熄便是因為她這張臉和身材,才將她禁錮在身邊成了籠中鳥,床上嬌。

  

  因為她的躲閃抵觸和逃跑,他逐漸變得偏執癲狂,掌控欲強到即便她死了,都要將她的骨灰時時刻刻都帶在身邊。

  

  他像個著了魔的瘋子,時常會貪戀的撫摸著她的眉眼問她看他哪裡順眼些,他願意割下來給她把玩。

  

  江綰抬眸,眼裡帶著玩味的笑,將上一世他說過的話還了回去:“那沈先生最喜歡我身上的哪一處,我取下來送給先生,讓先生日日帶在身邊帶著瞧好不好?”

  

  沈熄眼中閃過一絲詫異。

  

  “眼睛?嘴巴?”江綰不依不饒的繼續問。

  

  上一世她被迫受得驚悚,即便這一世沒辦法改變在沈熄身邊的局,也要原封不動的還給他。

  

  卻見他的眸色逐漸加深,恢復了往日的平靜深邃。

  

  目光順著她精緻的鎖骨向下,掠過渾圓飽滿的胸脯,纖細的腰身,落在了她粉嫩的下體上。

  

  隨後眉頭微微向上一挑。

  

  果然是個變態的瘋子,竟然一點沒嚇到他。

  

  江綰愣了愣。

  

  但很快柔軟的雙臂攀上他的肩,“這個不行。我要留著,才能時時拴住沈先生的身子。”

  

  沈熄抬起她的下巴,似笑非笑:“這小東西還是留在你身上更好用。”

  

  話落,他再一口含住了她軟嫩的唇瓣。

  

  很香,很甜。

  

  但一吻畢,他壓下眼底再湧起的情欲問她:“你想要什麼?”

  

  “想要沈先生幫幫江家。”

  

  他的舌尖抵了一下腮,“江家想要什麼項目?”

  

  “什麼項目都不要。”

  

  “嗯?”

  

  “我要江家從晉城消失,要我自己家破人亡,要江家所有人都成為過街老鼠,喪家之犬。”

  

  沒料到她會這麼說,沈熄眸中閃過一絲驚訝。

  

  江綰笑得撩人,像個小妖精,勾魂的那種。

  

  “沈先生也覺得很有趣,是不是?”

  

  “有趣。”他道。

  

  但說的不是江家,是他眼前的這小傢伙。

  

  面龐上分明還帶著青澀乾淨的清純,眼神也清冽似冰泉,說出的話卻夠狠夠毒!

  

  下一瞬。

  

  小傢伙柔軟細膩的身子貼了過來,“沈先生。”

  

  她欲語還休的撩撥。

  

  “你第一次,不怕下不了床?”

  

  江綰才不信他的鬼話。

  

  上一世,哪一次他不是將她折騰得哭著求饒都不肯停,又有哪天是能下得了床好好兒走路的?

  

  江綰一口含住了他的喉結:“正因為是第一次,食髓知味,還沒吃夠。”

  

  這又嬌又軟的聲線,含糊不清的小動靜兒。

  

  真要命。

            
            

COPYRIGHT(©)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