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後,祁少寵我上天
img img 替嫁後,祁少寵我上天 img 第1章 嫁給不舉的怪物
1
第5章 惹了不該惹的人! img
第6章 出乎意料的面試 img
第7章 和祁家小姐撞款了 img
第8章 調戲大嫂 img
第9章 從未有過的衝動 img
第10章 第10章 送上門的“禮物” img
第11章 我好熱,你身上涼快 img
第12章 抱著他入睡 img
第13章 自己去找總裁解釋 img
第14章 你那方面不行啊! img
第15章 在車上幹夫妻之間該幹的事 img
第16章 這裡有人,我們回家繼續 img
第17章 想活命就跟著我走! img
第18章 動她一根頭髮,我要你的命。 img
第19章 他想把我們困死在這裡 img
第20章 要不是你們打擾,能多來幾次 img
第21章 這明明就是她的稿子! img
第22章 舒汀,我老婆。 img
第23章 誰都不敢招惹的祁家瘋子 img
第24章 傻表哥? img
第25章 送你一個禮物 img
第26章 包廂遇到熟人 img
第27章 是誰弄的? img
第28章 想想自己有沒有資格 img
第29章 坐他腿上塗藥 img
第30章 綠帽子都快戴頭上了 img
第31章 訂婚宴 img
第32章 救命!強姦! img
第33章 我看誰敢攔 img
第34章 和記憶裡一模一樣的粥 img
第35章 會打擾我們的夜生活 img
第36章 老婆,你老公餓了 img
第37章 整個公司都知道你是什麼樣的人! img
第38章 這就是大事? img
第39章 病床上的那個女人 img
第40章 我不介意現場表演 img
第41章 今晚洗好了等我 img
第42章 臉是被調戲紅的! img
第43章 你自己做模特 img
第44章 那是祁司川老婆! img
第45章 更衣室play? img
第46章 祁太太的義務 img
第47章 你不是答應娶我的嗎? img
第48章 怎麼有種被捉姦的感覺? img
第49章 就是那個詭計多端的女人! img
第50章 壞了李總的好事? img
第51章 家裡滿足不了,總得在外面…… img
第52章 舒汀還真是不挑 img
第53章 就是他! img
第54章 要看我老婆怎麼說 img
第55章 現在可以給我吃一口了? img
第56章 我怎麼可能害姐姐 img
第57章 一場鴻門宴 img
第58章 道歉,是要跪下的 img
第59章 勾起醋意的照片 img
第60章 舒汀,別忘了你的身份 img
第61章 表面婚姻 img
第62章 阿川哥哥在我這邊 img
第63章 和我在一張床上的時候,有沒有想著別人 img
第64章 他的手錶忘在我這了 img
第65章 換舒小姐為設計師 img
第66章 在公司秀恩愛? img
第67章 今晚好好補償你,老婆 img
第68章 這是你準備的房間? img
第69章 她也在 img
第70章 夏清歌的口味? img
第71章 舒小姐是想浴室play? img
第72章 你動彈不得,這裡又是情趣房 img
第73章 昨晚,在浴室…… img
第74章 突遇暴雨 img
第75章 祁司川,你來了 img
第76章 抱著她下山 img
第77章 童年的舊傷痕 img
第78章 特殊對待 img
第79章 晚宴女主角 img
第80章 第80章 綠泉之心 img
第81章 拍賣會上的好戲 img
第82章 兩口子的醋意 img
第83章 送給舒小姐的禮物 img
第84章 既然如此,我如你所願! img
第85章 取悅我,才能如願以償 img
第86章 床上生活不和諧? img
第87章 不是挑臨時助理嗎?就她了 img
第88章 欲擒故縱沒有用,所以改變策略? img
第89章 不要命的瘋子 img
第90章 兩口子冷戰 img
第91章 那就搜身! img
第92章 兩顆寶石 img
第93章 給你三分鐘時間,讓舒汀原諒你 img
第94章 祁大少要哄女人? img
第95章 狼性大發? img
第96章 又軟、又暖和 img
第97章 有戲,自然要一起看 img
第98章 昨晚的套套不會用完了吧? img
第99章 拿捏祁司川的女人 img
第100章 好啊,那就用你的命換! img
img
  /  2
img
img

替嫁後,祁少寵我上天

九先生
img img

第1章 嫁給不舉的怪物

大雨傾盆,傾斜的雨滴狠狠砸在玻璃窗上。

別墅裡,舒汀穿著一身潔白的婚紗從房間走出,臉上卻無半分喜悅。

“姐姐,你真美!”

她聞聲抬頭,看到的是舒晴偽善的笑臉,以及養母愧疚卻忍不住松了一口氣的神情。

“汀汀,我也不想你嫁給那個廢物,可……你妹妹她已經苦了那麼多年,這是我們欠她的。”

舒晴連忙上前:“媽,當初姐姐也不知道自己是被抱錯的,她享受你們的寵愛是理所當然的,要怪,就怪我命不好……”

看著她楚楚可憐的神色,舒汀攥緊了拳頭。

只有她知道,這張臉下面藏著的是多麼偽善又歹毒的心!

八年前,她作為舒家的真千金出現,處心積慮把自己逼去小山村陪趙爺爺生活。

然後利用媽媽的愧疚肆意妄為,把家裡攪得天翻地覆,還害得爸爸成了植物人!

甚至還當著舒晴的面,貼在她竹馬的身上,淚眼朦朧道:“我也沒想到舒汀姐會那麼恨我,都怪我出現搶走她的生活……”

她那張面具,騙過了所有人!

現如今,又故技重施,用盡一切手段,逼著自己代替她給那個廢物。

誰都知道,祁家的大少爺面目醜陋、性格扭曲,還因不舉而百般折磨女人,是傳聞中的魔鬼。

祁老爺更是放出消息,只要和祁司川結婚,就能得到祁氏的投資。

而自己,就是舒家用作交換的籌碼!

“姐姐,我幫你整理一下衣服,祁家的車估計已經在外面等著了。”

舒晴嬌滴滴的聲音傳來,她自顧自走到舒汀的身後,手指捏住拉鍊,猛然使勁。

“嘶啦”一聲,鋒利的鐵劃過背脊的肌膚,血順著潔白的婚紗蔓延。

舒汀被疼的倒吸一口涼氣。

“外面冷,姐姐還是再披一層衣服比較好。”不容舒汀反應,舒晴又立刻脫下自己的外套,披在了她的身上。

剛好,蓋住了一切。

遠遠看去,倒真像姐妹情深的戲碼。

突然,她貼近舒汀的耳畔,用只有二人能聽到的聲音開口:“疼嗎?我告訴你,那個老不死的還在病床上等著錢手術,我不開口,媽是不會把錢給你的。”

“趙爺爺是把你養大的恩人,你怎麼能那麼無情。”舒汀眼眶泛紅。

“閉嘴!”舒晴惡狠狠地說,隨後一隻手按住舒汀的腰,暗暗反復碾壓那條傷口,“如果不是那個窮酸老頭,我生來就是千金!他該死!”

冰冷的話語傳入耳畔,舒汀暗咬牙關。

轉身看向身後人時,她卻依舊是那副單純的模樣。

仿佛方才的惡毒話語,不是出自她口!

“婚車在外面了,汀兒。”沙發旁的蘇穎娟將一個整理好的包遞了過來。

說是行李,但不過塞了幾件單薄的衣物。

“好。”

這個字,是舒汀從牙縫中擠出的,她強忍背後的痛,接過包走向門外。

外面寒風凜冽,只有一輛黑色的轎車停著,車窗上被雨水沖刷到只剩半截的“喜”字,格外突兀。

這是條不歸路,但,她別無選擇。

-

這輛車開了很久,最終停在了郊外的破舊公寓前。

周圍都是些稀疏的雜草,人煙罕至。

也是,自從祁家老爺另娶後,祁司川就成了徹頭徹尾的廢物棄子,被百般嫌棄。

又怎麼可能有氣派的住所?

下車時,雨水順著傘邊滴落,砸向舒汀被凍得發白的肩膀,觸感冰涼刺骨。

前來迎接她的,是一個老管家。

“少夫人,少爺他今天不在,您先進屋暖和一下,新婚夜,著涼了也不好。”

新婚。

舒汀聽聞這兩個字,嘴角揚起自嘲的笑。

沒有鮮花、沒有賓客、甚至新郎都沒到場,這就是她的新婚夜。

到了二層的新房,管家也將門關上後退了出去。

舒汀脫下那件外套,搭在了沙發上,背後的傷口還在隱隱作痛,順著背流下的,也分不清是血還是雨水。

她沒有理會,簡單清洗後換上了櫃子裡的新睡衣,整個人蜷縮在床上。

想必今晚,祁司川是不會來的。

想著,眼皮漸沉。

然而,就在她即將入睡的時候,身後卻傳來了響動。

“噠。”

是門把手被按下的聲音。

舒汀縮在被子中,悄悄睜開眼,手不安地攥住被角。

她做足了心理建設,就算眼前出現的面容再猙獰,也不能失禮。

但……

            
            

COPYRIGHT(©)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