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榜單
App閱讀 熱門
img img 婚戀言情 img 軍婚超甜:八零嬌妻巧當家
軍婚超甜:八零嬌妻巧當家

軍婚超甜:八零嬌妻巧當家

img 婚戀言情
img 196 章
img 3.8K 瀏覽
img 秀秀888
5.0
立即閱讀

關於

蘇櫻一睜眼穿成了八零年同名同姓的小村姑身上,還被吊在樹上差點又死一次。 好消息:救她的兵哥寬肩窄腰,品貌非凡。 壞消息:她名聲盡毀,人人喊打。 哈!來自當代新時代女性,這些流言蜚語又算得了什麼? 她擼起袖子,展開發瘋文學, 發財致富虐渣渣。 只是離自己越來越近的兵哥哥卻讓她臉紅心跳!

第1章 好窩囊的原主

  窒息的痛感迅速在身體流竄,就像是有人掐住了自己的喉嚨。

  

  蘇櫻猛地睜開眼睛,就驚恐地發現此時的自己竟然兩腳虛空,被一條圍巾勒住脖子吊在樹上!

  

  “救。。。。。。”

  

  她的臉漲得鐵青,發出痛苦的嗚咽,越是掙扎圍巾就勒得越緊,就在蘇櫻覺得自己必死無疑時,一雙大手突然攬住了她不斷晃蕩的腿,將她抱了下來。

  

  “咳咳!”

  

  脖頸處的窒息感得到緩解,蘇櫻劇烈地咳嗽著,渾身止不住地顫抖著。

  

  救下她的是個穿著軍裝的年輕男人,見狀便讓她靠在自己懷裡,又擰開軍用水壺喂她喝水,總算緩過了氣。

  

  幾乎是同一時刻,蘇櫻腦內湧入了大量的資訊。

  

  她穿越了,穿越到80年代一個和自己同名同姓的小村姑身上,原主就住在附近的村子裡,名聲爛到穀底。

  

  人人都說,這蘇櫻小時候鬧著要買花裙子,逼得親爹深更半夜還要爬樹摘桃子賣錢,不慎從樹上掉下來摔死。

  

  長大後又和村裡已經結了婚的男青年劉大坤不清不楚,百般勾引,是個不要臉的害人精。

  

  可真相究竟如何,只有原主自己知道。

  

  她親媽死得早,父親對她非打即罵,娶了後娘生下兒子蘇有福後更是把她當牛馬使喚。

  

  當時已經十二歲的蘇有福嘴饞,大半夜非鬧著要吃桃子,見原主和蘇父爬樹爬得慢還不耐煩地用腳踹樹幹,害得她摔傷了手臂,也害死了蘇父。

  

  繼母徐翠花驚恐之下為了保護兒子,才將罪過推到她頭上。

  

  至於和劉大坤的糾纏,更是一派胡言。

  

  那劉大坤是個不折不扣的色狼,調戲原主反被撓花了臉,才氣急敗壞地四處造謠,毀了原主的名聲。

  

  她從未得到過關愛與溫暖,在流言蜚語和徐翠花的壓榨下艱難度日。

  

  更在今天早晨得知,徐翠花為了給蘇有福娶媳婦兒,竟要將她換親給女方家眼歪嘴斜的傻哥哥。

  

  原主絕望之余便跑到樹林裡上吊自殺,這才讓她穿越過來。

  

  這種地獄開局的人生蘇櫻只在社會新聞裡見過,她摸了摸脖子上的勒痕,十分無語。

  

  作為建築界最年輕有為的頂級建築師,她一路走來沒少吃苦,信奉的原則就是“與其精神內耗自己,不如發瘋創死他人。”

  

  原主這麼窩囊的日子,她可過不來!

  

  “同志,你到底遇到了什麼困難,為什麼要尋短見?”

  

  嚴肅的詢問將蘇櫻從思緒中拉出,眼前的男人一身筆挺的軍裝,英俊凜冽的眉眼間正氣凜然,帶著幾分莫名的熟悉。

  

  見蘇櫻盯著他半天不說話,男人便從兜裡摸出軍官證給她看。

  

  “你應該就住在附近的清水村裡吧,我叫陸宇錚,很快會帶連在清水村後的山腳下搞軍事訓練。今後你要是遇到難事隨時可以來找我們幫忙,記住,尋死是最不值得的!”

  

  陸宇錚?蘇櫻暗自稀奇。

  

  前世,她帶著工程隊去災區危房重建時,曾跟一支救災的部隊打過照面,當時救災隊的總指揮,就是陸宇錚。

  

  彼時的陸宇錚,三十五歲,而面前的男人,卻是二十出頭的樣子。

  

  蘇櫻眨眨眼,對這個氣宇軒昂的男人好感倍增:“陸連長你說得對,沒啥過不去的坎兒,放心吧,以後我會好好活下去的!”

  

  聽她這麼說,男人明顯松了口氣。

  

  他似乎想到了什麼不好的回憶,眼中閃過片刻陰霾,又自嘲地彎了彎唇角,溫聲開口。

  

  “那就好,時候也不早了,我正要去訓練地,順利把你捎回去吧。”

  

  “那就麻煩陸連長了。”

  

  以原身的處境,等回到村裡少不了要被羞辱嘲笑一番,可如今她來了,自然不會像原主一樣任人欺淩。

  

  她可要養足精神,待會兒把那些傷害過原主的人挨個兒收拾一通!

  

  陸宇錚的軍車又高又大,蘇櫻費了半天勁才勉強爬進去,她見車後座上堆著許多磚瓦,有些好奇。

  

  “陸連長,這是要幹啥?”

  

  “軍事基地下周就要投入訓練了,可彈藥庫的房頂漏了,我找了些材料準備把房頂補了,不耽擱訓練。”

  

  “可是清水村多雨,你找來的磚瓦一接觸水就會破碎質變,而且這種材質會和子彈裡的硝發生化學反應,很容易起火。”

  

  涉及到自己的專業,蘇櫻頓時來了精神,陸宇錚本就是個外行人,聽她這麼說頓時有些為難。

  

  “那你說應該用什麼材料?”

  

  “就用最普通的石棉瓦,搭成一個75度的斜角,再在外麵糊一層水泥口袋,又便宜又能遮光擋雨,搭建起來也省力。”

  

  蘇櫻耐心的解說讓陸宇錚頻頻點頭,說話間軍車已經停在了清水村口,陸宇錚率先下車,猶豫片刻後有些不好意思地開口。

  

  “同志,我看你懂得挺多,要是不忙的話能不能跟我一起去基地看看,幫忙指點一下?”

  

  守在那兒的幾個愣頭兵和他一樣,對建築土木一竅不通,要是有人從旁指點會好很多。

  

  而且,雖然這小姑娘答應過再也不會尋死,可他仍然放心不下,找點兒事情給她做做,或許能幫她重拾希望。

  

  腦海中閃過一些不好的回憶,陸宇錚眸色微沉,徵求著蘇櫻的意見。

  

  她不疑有他,聽對方這麼一說,爽快地答應了一句便要下車,可是這軍車實在有些高,她伸長了腿都踩不到地,差點兒把自己給摔了,陸宇錚見狀連忙扶了她一把。

  

  “小心。”

  

  “哎喲喲,果然是會勾引人的狐狸精,連解放軍同志都勾搭上了,臭不要臉!”

  

  刺耳的聲音遠遠傳來,蘇櫻一回頭就看到幾個中年婦女提著籃子走過來,正是原主記憶中,最愛傳閒話羞辱她的人。

  

  “你們。。。。。。”

  

  這話實在太難聽,陸宇錚皺著眉正想說什麼,蘇櫻就拉住她的衣袖輕輕搖了搖頭,兩人的互動引得那群村婦發出一串不懷好意的笑聲,越發肆無忌憚。

  

  “光天化日就這麼拉拉扯扯的,真是浪得沒邊兒了,蘇櫻,你是不是離了男人就過不了啊?”

  

  “解放軍同志,你快把你那軍車打開散散氣,別讓有些爛貨的騷氣熏髒了你的車!”

  

  “咋的,勾引了大坤還不夠,現在還想攀高枝兒,我說大坤他媳婦兒,你也跟人家學著點兒!”

  

  “我呸!”

  

  劉大坤的老婆于桂珍往地上吐了口痰,叉著腰就開罵。

  

  “這麼臭不要臉的破鞋,我多看一眼都晦氣,俺家大坤都說了,要不是蘇櫻勾引,他就算瞎了眼都看不上她!”

繼續閱讀

COPYRIGHT(©)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