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榜單
App閱讀 熱門
img img 總裁豪門 img 謀婚成愛:傅少的億萬狂妻
謀婚成愛:傅少的億萬狂妻

謀婚成愛:傅少的億萬狂妻

img 總裁豪門
img 559 章
img 523.6K 瀏覽
img 醉朝露
5.0
立即閱讀

關於

外人都說,B市第一財閥傅寒的新婚妻子,一手醫術能生死人肉白骨,一手駭客技術,所有人的秘密都在她眼中無處遁形。 據說,有人出言不遜,夏以安剛打開電腦,傅寒已經讓人將對家收購。 據說,有人無事生非,夏以安剛拿出銀針,傅寒已經讓人消失的無影無蹤 眾人:“所以都說惹誰都不要惹夏以安,惹了夏以安,還有傅寒,買一送一,太不划算。”

第1章 娶我,公平交易

  “你說,讓我娶你?”

  傅寒語氣中透露著幾分意味不明,眼底映襯著譏誚。

  少女乖巧的坐在沙發上,與眼前的男人四目相對,一雙杏目似乎天生含笑,朱唇稍稍上翹,白嫩的皮膚在燈光的照耀下,反射著瓷白的光。

  “對。”

  “娶我,我保證醫好你的病,畢竟,據我所知傅家雖如日中天,但是只有你一根頂樑柱。若是你有個什麼閃失,我想傅家那些只會吃喝玩樂的人,怕是沒人能擋住外面的豺狼虎豹。”

  男人那雙因為瞳色過於淺淡,而顯得冰冷高傲的雙眼,此刻略帶著幾分閒散打量著面前的人。

  ……

  五分鐘前,手下的人過來稟報。

  聲稱外面有一個夏老神醫的後人要見他,更是放言稱能夠醫好他的病。

  他不怎麼信,畢竟也不是沒有看過名醫。

  況且他的病症越來越嚴重,尤其是近一年來,發作的速度越來越頻繁。

  不過,知道自己被夏老神醫救了的人卻很少,他倒要見識見識這個騙子是誰派來的。

  傅寒坐在會客廳的沙發上,修長的雙腿交疊著,狹長的桃花眼微微一挑。

  “怎麼證明?”

  夏以安直接拿出了一枚水潤通透的吊墜,是上好的帝王翡翠。

  “這個信物,傅大少爺您應該還記得吧?”

  傅寒拿起吊墜,果然在背面隱秘處摸到了刻著一個寒字。

  看來這信物正是十年前他病發,贈給那位夏老神醫的翡翠。當時他和夏老神醫有過約定。

  “這翡翠是我給夏老的信物不假,可我怎麼知道你是不是夏老真正的後人呢?”

  男人薄唇微掀,清冷的聲音裡夾雜著嘲弄。

  對於他的態度夏以安來之前早有預料,她聳了聳肩,“無法證明,除非你讓我幫你看病。”

  真是直白……

  不知道該說她無知無畏,還是藝高人膽大?

  傅寒看著她的目光帶著幾分玩味,微微揚起下巴,道:“所以,你想要什麼?”

  夏以安也不客氣,打了個響指:“就是娶我。”

  她笑彎了眼睛,瞧著更像是一隻狡黠的小狐狸,“你看啊,我是人人稱讚的醫學天才,才貌雙全。傅大少爺你呢年少有為,帥氣多金,我們不在一起都對不起觀眾。”

  他見過很多長相漂亮的女人,但這麼不謙虛的面前這位是頭一位。

  才貌雙全,虧她說得出來。

  傅寒端起杯茶輕抿一口:“為什麼是我?”

  他倒是不怎麼在意自己妻子這個位置。

  只要家世清白,不給傅家抹黑就行,其他也翻不出自己的手掌心。

  夏以安想說話,但是這時男人突然將兩手撐在了桌面上,眉頭狠狠皺著,露出了痛苦的神色。

  一旁的管家臉色大變,“快去叫醫生啊,你們還愣著幹什麼!”

  夏以安看向傅寒,只見他的雙手青筋暴露,骨節泛著的蒼白,顯然是快發病的徵兆。

  她剛想伸手去號脈,猝不及防撞上他猩紅的眼眸。

  “滾!”

  滾是不可能滾的,她事情還沒辦,怎麼能離開?

  夏以安明亮的眼神,不閃不避的迎上了傅寒,“我說了,我可以幫你治病。”

  傅寒周身的寒氣一點都沒有減少,薄唇抿成了一道森冷的弧線,喉嚨滾出低低的字音,“滾出去!”

  夏以安不但沒有滾,還越走越近,“傅先生,諱疾忌醫可不是個好習慣。”

  管家震驚的看著夏以安,“夏小姐,你趕緊走吧……”

  傅寒眼底的猩紅越來越重,英俊的面容已經覆上了一層寒霜。

  他伸手,一把掐住了夏以安的脖子,用了幾乎能掐斷她骨頭的力道,“你想死,我成全你!”

  呼吸逐漸變得困難起來,夏以安一張小臉憋得通紅。

  趁此機會她小手一轉,快速的將一根銀針刺到傅寒的手上。

  傅寒手一松,夏以安無力的癱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呼吸著新鮮空氣,眼睛都裡溢出了生理性眼淚。

  夏以安摸了摸自己被掐得通紅的脖子,有些後怕。

  眼前這個男人實在太危險,不知什麼時候就會從一個優雅矜貴的男人變成一個怪物。

  不過,她沒有退路了,只能放手一搏。

  她定了定神,“沒有之前難受了吧,怎麼樣?現在應該相信我會治好你了。”

  傅寒沒有說話。

  見他不說話,夏以安有些著急,“留下我,我不僅不過問你的私事,還幫你治病,世界上沒有比這個更划算的買賣了。你還在猶豫什麼?”

  “天上沒有掉餡餅的好事,這是我四歲就明白的道理。”他突然勾唇而笑,眼尾微微上挑,臉上的冷意瞬間消退,整個人有種清爽的少年感。

  夏以安不得不承認,這個男人,好看得有些勾人。

  “這麼好的事憑什麼輪到我呢?”

  “因為我喜歡你咯。”

  夏以安沖他笑了笑。

  傅寒抬眼看著她,仿佛是在探究,想知道她隱藏的秘密。

  夏以安縮了縮脖子,有些心虛。

  就在她以為她要跟傅寒沉默到天荒地老的時候,就聽到他清冷的聲音響了起來。

  “戶口本帶了嗎?”

  “什,什麼?”

  仿佛很不滿意她的表情,傅寒皺著眉頭,淡淡掃了她一眼,“我討厭問題多的女人。”

  ……

  一個小時後。

  夏以安看著手中的紅本本,結婚證三個燙金大字在第一時間躍入眼簾,一時間還是有些回不過神。

  傅寒伸手按住了眉峰,有些煩躁。

  他居然跟才見過一面的女人結婚了,雖然這個女人確實有可能治好他。

  但是,她接近自己究竟有什麼目的?

繼續閱讀

COPYRIGHT(©)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