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榜單
App閱讀 熱門
img img 總裁豪門 img 夫人總想虐我
夫人總想虐我

夫人總想虐我

img 總裁豪門
img 1137 章
img 322.4K 瀏覽
img 迷鹿
4.9
立即閱讀

關於

“趙璐弦,你是罪人,你活著的意義就是贖罪!” 一場意外,她被心愛的丈夫送進監獄。 殊不知,自由後的她腳踩白蓮,手虐渣男,迎來巔峰。 什麼?渣總想要求和? 璐弦淡淡說道:“除非他死了。”

第1章 舊照片

“來人呐,少奶奶把晴雯小姐推下樓了。”

傭人的驚呼聲響徹整個景園,趙璐弦站在二樓樓梯口上,錯愕的看著倒在一樓大廳裡面的宋晴雯。

她渾身是血,蒼白的小臉上滲出細細密密的汗珠,趙璐弦明明看到她嘴角噙著一抹勝利者的微笑,下一秒,卻聲淚俱下的控訴著,“璐弦,你為什麼要這樣對我,就算我死了,逸初也是不會愛你的。”

“我真沒想到你竟然這麼惡毒,我們是最好的朋友啊。”

“我……我沒有……”此時此刻,任何的解釋都是蒼白,她才剛張嘴,就聽見傭人李媽尖銳的罵聲,“少奶奶,你也太惡毒了吧?晴雯小姐對你這麼好,你怎麼下得了手?不行,我一定得告訴少爺……”

李媽說著就準備打電話,宋晴雯卻按住李媽的手,她搖著頭,“別,李媽,是我不好,我今天就不該來的。”

“晴雯小姐,你就是太善良了……”

“你別管了,總之今天的事情別讓逸初知道……”

話還沒說完,門口傳來蕭逸初冷漠的聲音,“什麼事情不能讓我知道。”

一道挺拔的身影走進景園,當看到宋晴雯渾身是血的時候,戾氣瞬間席捲了蕭逸初的俊臉,他三步並作兩步,第一時間打橫抱起宋晴雯,“李媽,你陪晴雯小姐去醫院。”

誰也沒有注意到,一張沾滿血跡的照片,從宋晴雯的口袋裡滑落,輕飄飄的落到地上,跟地面上的血跡融為一體。

宋晴雯伸出手,拉住了他的手腕。

她俏麗的臉蛋此刻特別蒼白,原本紅潤的嘴唇毫無血色,“逸初,你……不陪我嗎?”

“乖……”蕭逸初輕輕地在她額頭落下一吻,“李媽,照顧好宋小姐,我處理點事情,馬上就到。”

“逸初,今天的事情真的是我不小心,你不要怪璐弦……”宋晴雯嘴上這樣說著,在看到追到門口的趙璐弦時,眸子裡卻透出一絲害怕,她低下頭,眸底閃過一絲惡毒。

她太清楚怎麼撩撥起蕭逸初對趙璐弦的怒氣了,這些年更是將這門手藝練得爐火純青。

“乖,你別管了。” 蕭逸初看到宋晴雯的慌張,周身森冷的氣息更甚。

他送走宋晴雯,轉過身,面容冷峻絕情。

“蕭逸初,宋晴雯的事情跟我無關,你信不信我?”

看著自己的丈夫對宋晴雯的柔情備至,趙璐弦心痛極了。

她嫁給蕭逸初三年,從來沒有被他這般溫柔的對待過。

直到此刻她才明白,原來這個男人並非不解風情,而是……他的溫柔從來都不是給自己的。

“我真的沒有推她,是她自己不小心摔下去的……”

她想解釋,可話還沒說完,一雙手狠狠地捏住她的手腕,還未等她反應過來,就被人一把摔到了院子裡鵝卵石鋪就的小道上,他骨節分明的手捏住了她的下巴,毫不憐惜,像是要將她捏碎一般。

“趙璐弦,你說這話的時候不會覺得可笑嗎?”他聲音很好聽,可惜不帶一絲溫度。

“你不信我。”其實早就知道答案的,卻還是忍不住心痛。

“信你?”男人渾身散發著森冷的氣息,“你的意思是……晴雯故意摔下樓梯,只為了陷害你?”

“是……”趙璐弦點頭,她以為蕭逸初終於相信自己了,可還沒來得及高興,一個巴掌狠狠的甩了上來,她捂著生疼的臉頰,聽到男人冰冷的聲音在她頭頂響起,“你配嗎?”

她愣住了。

她配嗎?

宋晴雯有他的偏愛和縱容,她需要這樣做嗎?

一瞬間,趙璐弦甚至懷疑是不是自己的記憶出現了偏差,她仔仔細細的回想了一遍,確認無誤,“蕭逸初,結婚三年,我以為你對我至少會有一絲絲的信任……”

下一秒,她的丈夫毫不憐惜的抓住了她的頭髮,將她的頭狠狠地按在了地上滴落的血跡上,“你看清楚了嗎?這是晴雯的血,就算被你害成這樣,她依舊在幫你說情,而你呢?作為她最好的閨蜜,你做了些什麼?”

“為了害你,她至於拿自己的生命來開玩笑嗎?”

一抹血腥味在趙璐弦的鼻端蔓延,她的頭皮被蕭逸初扯得生疼,頭皮像是要被扯下來了一樣,可卻敵不過心痛。

一股子涼意,從腳底心竄到頭皮。

“晴雯要是有什麼三長兩短,趙大小姐,我要你全家來陪葬。”

“不,宋晴雯受傷真的跟我沒有關係,你為什麼不信我?”趙璐弦拼命的想要解釋,可換來的卻是蕭逸初的暴力,她的頭髮被蕭逸初揪著,額頭一下一下的撞擊著鵝卵石地面。

額頭生疼,有一股熱流從額頭劃進嘴角,鹹鹹的血腥味,分不清到底是誰的血,她只覺得眩暈感不斷襲來,在她失去意識之前,她甚至還看到了蕭逸初嘴角的嘲諷。

“少爺,再打就要出人命了。”景園的老管家余伯實在是看不下去了,上前制止了蕭逸初。

蕭逸初被余伯拉開,看著倒在血泊裡的趙璐弦,他眸底劃過一絲複雜的情緒。

“少爺,少奶奶不像是這樣的人……”余伯微微蹙眉,少奶奶是多麼善良的女人,倒是那個宋小姐……

“連你也幫著她說話?”蕭逸初冷著臉,臉上閃過一絲厭惡,“她是個什麼樣的人我最清楚不過。”

“少爺……”

“行了,別說了。”蕭逸初不耐煩的打斷了余伯的話,他嫌棄的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趙璐弦,像是在看一件垃圾一樣,他上樓洗手,換上乾淨的衣服。

待他下樓,余伯正準備打120。

“不用打電話,讓她在那自生自滅。”

“可是……”余伯為難,趙璐弦傷得很重,“少爺,外面已經開始下雨了。”

“正好,讓她清醒清醒。”蕭逸初聲音清冷,“晴雯沒有脫離危險之前,誰也不准送她就醫。”

“少爺……”

話還沒說完,蕭逸初瞥到了地面上的一張照片。

只是瞥了一眼,蕭逸初就覺得氣血上湧,“余伯,你好好看清楚,這就是你維護的人。”

蕭逸初毫不留戀的轉身離開,這個女人,他多看一眼都覺得髒。

繼續閱讀

COPYRIGHT(©)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