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太太她又要離婚了
img img 傅太太她又要離婚了 img 第1章 白月光
1
第6章 休學 img
第7章 傅氏 img
第8章 跟他合作 img
第9章 留疤了 img
第10章 緋聞 img
第11章 撐腰 img
第12章 白月光上門 img
第13章 留宿 img
第14章 她愛的人 img
第15章 假裝摔倒 img
第16章 反擊 img
第17章 他來了 img
第18章 表哥 img
第19章 表哥 img
第20章 謀害 img
第21章 罪魁禍首 img
第22章 白月光 img
第23章 離婚把 img
第24章 懷疑 img
第25章 他懷疑她 img
第26章 她被別人送回家 img
第27章 履行責任 img
第28章 孩子呢 img
第29章 康復 img
第30章 新歡 img
第31章 童年經歷 img
第32章 演戲 img
第33章 各自成全 img
第34章 各玩各的 img
第35章 小白臉 img
第36章 不再愛了 img
第37章 真正的白月光 img
第38章 是他的孩子嗎 img
第39章 孽緣 img
第40章 他到底是誰 img
第41章 裝可憐 img
第42章 沒說完的問題 img
第43章 反擊婆婆 img
第44章 當年為什麼娶你 img
第45章 離婚了就什麼都沒了 img
第46章 驚天大瓜 img
第47章 爭奪 img
第48章 和好 img
第49章 再見一次 img
第50章 白月光流產 img
第51章 孩子沒了 img
第52章 求助 img
第53章 反擊 img
第54章 反轉 img
第55章 不要他了 img
第56章 懷孕了 img
img
  /  1
img
img

傅太太她又要離婚了

捕月
img img

第1章 白月光

  淩亂的臥房,彌散的荷爾蒙氣息,無不說明昨晚發生了一場激烈的纏綿。

  結婚四年,這還是他們第一次同床。

  情到深處時,沈雲霜會有種錯覺,好像傅聽瀾真的在愛她一樣。

  身側傳來男人起床的聲響,沈雲霜迷糊的揉著差點被折斷的腰。

  她想到昨晚的纏綿,頓時臉紅了些。

  轉頭一看,見傅聽瀾起身就要離開,沈雲霜從身後抱住他,臉頰貼著他寬闊的背脊,嗓音裡仍帶了點甜蜜,“聽瀾,你去哪?”

  傅聽瀾修長寬大的手將她握住,一點點分開,冷若冰霜的說,“對不起,但她回來了。”

  沈雲霜的臉色唰的一下變得慘白。

  孟秋澄,他愛了十幾年的白月光。

  她頓時感到一陣絕望的窒息,做不到眼睜睜看著他離開,一狠心說,“你敢走,我們就離婚,我找別的男人去!”

  聞言,傅聽瀾轉身逼近她,狠狠捏著她的下巴,迫使她抬頭。

  沈雲霜面容嬌俏,從小父母就慣著她,把她養的性格嬌縱。

  傅聽瀾聲音沉且冷淡,嘲諷道,“你就這麼缺男人?”

  他的視線停住沈雲霜臉上,手卻粗魯的搭在她腿側,“不愧是舞蹈生,柔韌度這麼好,難怪昨晚那麼浪。”

  諷刺的語氣夾雜著怒火。

  傅聽瀾平時矜持禮貌,還是頭一次對她說這麼難聽的話。

  是了,沒人會喜歡被算計,更何況,那可是傅聽瀾為孟秋澄保存多年的處男之身。

  孟秋澄當年離開時,並沒有說什麼時候回來,可傅聽瀾還是為了她,一直保持冰清玉潔。

  可昨晚他卻被沈雲霜算計上了床。

  手機鈴聲忽然響了起來,傅聽瀾目光沉沉的看了她一眼,“我回來再跟你談分開的事。”

  說完直接摔門而去。

  終於,還是要分開的……

  儘管早有心理準備,可是這兩個字從傅聽瀾嘴裡說出來,就像鋒利的匕首一樣,瞬間刺痛了她的心臟。

  這段時間,孟秋澄即將回國的消息傳遍了朋友圈。

  她猜到傅聽瀾會坐不住,卻沒想到,這個時刻來的這麼快。

  沈雲霜吸了吸鼻子,拼命忍住的眼淚終於奪眶而出,眼底一片濕潤。

  方才的鎮定自若全是偽裝。

  眼淚怎麼都停不下來。

  她慢慢蜷縮起來,捂著嘴,悶聲痛哭。

  原來愛一個人就是這樣的嗎?心臟仿佛被無形的手狠狠揪住了一般,疼起來時會牽連到五臟六腑,哭著發抖。

  樓下傳來傅聽瀾驅車離開的聲音。

  沈雲霜抽泣著緩緩站起來,從窗簾的縫隙往樓下看去。

  傅聽瀾穿著一身貼身得體的高定西裝,雙腿修長筆直,年輕的青年被襯出幾分斯文矜貴,坐在駕駛座上,似乎滿眼期待。

  去接孟秋澄回來就那麼開心嗎?

  沈雲霜下意識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昨晚她媽媽特地把傅聽瀾灌醉時,她並沒有阻止,逼得他和自己上床。

  她算過時間,這幾天行事容易懷上。

  她知曉傅聽瀾不愛自己這種女人,她性格驕傲、張揚跋扈,不像孟秋澄那麼溫柔。

  她們的容貌生得相似,性格卻截然不同。

  既然他們註定沒有結局,她就留個孩子在身邊也好,權當一個念想。

  反正她是不會再嫁給別的男人了。

  等止住了哭之後,沈雲霜簡單收拾了下行李,拖出早就收拾好的行李箱,走下樓梯到了一樓。

  “夫人,您中午幾點回來?”做飯阿姨在廚房詢問她。

  家裡阿姨都知道沈雲霜脾氣嬌慣,所以每次做飯前都會詢問她,按照她的喜好來。

  沈雲霜停頓了下,眼尾還有些紅,轉頭在這棟漂亮的別墅裡環顧一周,沒有說話。

  因為她知道,她不會回來了。

  他要為了孟秋澄跟她分開,而她也算計了他。

  至此,他們之間也算是鬧掰了吧。

  再留下來談,也不過是吵架罷了。反正總是要分開的,她不想讓自己難看的糾纏他。

  說完,沈雲霜拖著行李箱大步離去,高跟鞋踩出悅耳的聲響。

  許是因為心情太差,沈雲霜眼底總是忍不住濕潤。

  她專心致志的開著車,但每一次紅燈停下來時,這四年的相處時光就會鑽進她的腦海裡。

  最後迴旋在她耳邊的,是傅聽瀾說的那句,“她回來了”。

  就像一個噩夢一樣,不斷重複浮現。

  然後她的眼前就開始模糊了。

  別想了,他現在應該已經接到孟秋澄了,他們現在已經在親昵的寒暄了吧。

  一切都沒有意義了。

  這時,一輛車朝她徑直撞了過來。

  沈雲霜來不及躲避,車頭被撞了個正著,劇烈震盪之下,安全氣囊彈出,她的意識只剩下最後一點點。

  劇烈的“嘭”的一聲,幾乎刺穿了她的耳膜,令她短暫的失聰了幾秒。

  沈雲霜摸到手機,下意識地撥出一個電話。

  可那邊過了許久才接通。

  “喂?沈雲霜,你又有什麼事?”

  沈雲霜張了張嘴,卻說不出話來。

  她從後視鏡上看著自己,渾身的血,右腿甚至被刺穿了……

  她最喜歡跳舞,今後怕是跳不了舞了。

  沒等到回復,傅聽瀾似有些不耐煩了,“說話。”

  那邊隱約傳來一個溫柔的女聲,“聽瀾,是誰呀?”

  “一個朋友而已。”

  傅聽瀾言簡意賅道:“我還在忙,有事晚上說。”

  說完,電話便被掛斷了。

  一個……朋友?

  原來如此,朝夕相處四年,換來一句“朋友”而已。

  沈雲霜扯了扯嘴角,臉色慘白,眼角又落下兩行淚來。

  太痛了,原來他不愛她,這就是她的原罪!

  連同她的關心、她的求助,在他眼裡都變成了打擾。

  她為什麼要給他打電話?

  明明知道只會自討苦吃……

            
            

COPYRIGHT(©)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