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替嫁後,我成了首富夫人
img img 被迫替嫁後,我成了首富夫人 img 第1章 逃婚
1
第6章 珍珠耳釘 img
第7章 媽媽 img
第8章 改觀 img
第9章 為難 img
第10章 針對 img
第11章 得罪了誰 img
第12章 狗男女 img
第13章 僅限徐初禾 img
第14章 抽獎送房子 img
第15章 竟然真被她拿到了? img
第16章 再加一個名字 img
第17章 逼她請客吃飯 img
第18章 免單名額 img
第19章 熟悉的聲音 img
第20章 醉酒後 img
第21章 腹部的疤痕 img
第22章 像徐初禾這種膽小鬼 img
第23章 手術前夕 img
第24章 病人主動放棄了名額 img
第25章 加入黑名單 img
第26章 想要你的腎 img
第27章 娶的只是一個假貨 img
第28章 一千萬買他們的命 img
第29章 怕他餓死 img
第30章 這條路有鬼 img
第31章 美人救英雄 img
第32章 斷了條腿 img
第33章 你搶了我女兒的腎 img
第34章 傳說中的大客戶 img
第35章 我林婷婷對天發誓 img
第36章 人不能隨便發誓 img
第37章 戒指 img
第38章 八百萬起步 img
第39章 陸允琛是誰 img
第40章 是否也享用我呢 img
第41章 實名舉報 img
第42章 讓她滾出博遠 img
第43章 我要報警 img
第44章 我是在伸張正義 img
第45章 撲到了他懷裡 img
第46章 消失的照片 img
第47章 被狗咬了 img
第48章 把他們扔出去 img
第49章 喂不熟的白眼狼 img
第50章 親手縫上她的嘴 img
第51章 我們外人不應該插手 img
第52章 用力地吻了下去 img
第53章 他竟然吻了這個騙子 img
第54章 一巴掌扇了上去 img
第55章 你對他說我愛你 img
第56章 我愛你 img
第57章 被辭退 img
第58章 公開道歉 img
第59章 加薪,全部加薪 img
第60章 你還的不是錢 img
第61章 讓我親你一次 img
第62章 徐初月的生日宴會 img
第63章 我要一千萬 img
第64章 全都瘋了 img
第65章 和他撇清關係 img
第66章 把她氣病了 img
第67章 越看你越眼熟 img
第68章 見家長 img
第69章 不為人知的交易 img
第70章 女債母還 img
第71章 他在初禾眼裡的形象 img
第72章 仿貨 img
第73章 已婚少婦 img
第74章 有顧沉在,她什麼都不怕 img
第75章 奇怪的保潔 img
第76章 自食惡果 img
第77章 闖入他的浴室 img
第78章 把她拉進了浴室 img
第79章 搬出去 img
第80章 金店風波 img
第81章 你這張臉讓我噁心 img
第82章 月下殺人 img
第83章 你要殺的人是我老婆 img
第84章 生不如死的代價 img
第85章 就像在那個倉庫裡那樣 img
第86章 徐初禾,你被他騙了! img
第87章 他深信不疑 img
第88章 我們離婚吧 img
第89章 顧沉,你敢發誓嗎 img
第90章 鳩占鵲巢 img
第91章 遺落的耳釘 img
第92章 白月光的力量 img
第93章 一模一樣的耳釘 img
第94章 他會爽快地成全你 img
第95章 想去博遠工作 img
第96章 故意來噁心她 img
第97章 舔著臉回去找前男友 img
第98章 當眾質問 img
第99章 餐廳偶遇 img
第100章 楚天放獻殷勤 img
img
  /  3
img
img

被迫替嫁後,我成了首富夫人

初初
img img

第1章 逃婚

  初禾要嫁人了,可是她有男朋友。

  她決定逃婚,想讓男朋友帶自己走。

  卻見到了讓她此生難忘的一幕——

  虛掩著的臥室門內,渾身赤裸的女人坐在男人身上,賣力扭動。

  “嗯……書明,你究竟是愛我,還是愛那個徐初禾?”

  趙書明喘著粗氣說:“寶貝,那個木頭怎麼能跟你比?如果不是擔心分手對我的名聲不好,我早就把她甩了!”

  女人笑得越發得意,“沒關係,等她今晚嫁給了那個小混混,以後就沒有人可以阻止我們在一起啦~”

  兩人深情對望,抱著啃在一起……

  一門之隔,初禾小臉慘白,簡直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

  她的男朋友,竟然和她名義上的妹妹搞在了一起!

  “嘭!”

  奮力作戰的兩個人被嚇了一跳。

  趙書明還沒反應過來,就被花瓶砸破了頭。

  徐初月尖叫一聲,沖上去和初禾扭打起來,“你神經病吧?書明早就不喜歡你了,只是礙於責任才沒和你分手!你少在這裡發瘋!”

  “我和他的事情,還輪不到你一個小三來評價!”初禾冷冷推開她,只看著趙書明,“趙書明,我要你自己說,你和徐初月是不是早就搞在一起了?”

  趙書明眼神閃躲,“……對不起,初禾。”

  初禾的心臟仿佛被撕成碎片,痛得她無法呼吸。

  她掐緊手心,指甲將掌心摳出了血痕,“趙書明,你對得起我嗎?你忘了是誰養了你三年,陪你從地下室到買一個自己的房子嗎??”

  說到最後,她是喊出來的。

  趙書明心虛地躲開她的眼睛,捂著頭沉默。

  徐初月在旁邊冷笑,“你以為在這裡打感情牌,書明就會回心轉意嗎?”

  初禾平靜地笑了笑,“我要他的回心轉意做什麼?這種吃軟飯只會躲在女人背後的垃圾,我應該感謝你收留他呀。”

  徐初月險些嘔出一口老血。

  這是說她是垃圾桶??

  她氣得牙癢癢,“我看你能囂張多久,媽媽應該已經發現你逃婚了吧?”

  初禾臉色一變。

  這樁婚事,本不該是她去嫁。

  那人點名要娶的是徐家的正牌女兒徐初月,而她,只是跟隨母親寄養在徐家多年的養女。

  下午,徐家夫人江英叫她過去喝茶,一杯茶下肚,她意識全無。

  再醒來時,她已經換上了婚紗,坐在貼著大紅喜字的婚房中。

  江英在門外說,讓她代替徐初月,去嫁給那個小混混,以完成兩家人上一代約定的婚約。

  初禾當然不肯。

  傳聞那混混打架鬥毆,酗酒賭博,無惡不作,當初婚約落在徐初月頭上時,她便哭鬧不止,說是寧死也不嫁。

  如今她怎麼肯?

  她費盡辛苦跳窗離開,卻沒想到……

  怒氣和悲哀在她的胸口縈繞,她緊緊地攥著婚紗,咬牙切齒。

  “你們不會得逞的。”

  她轉頭跑了。

  徐初月沒有去追她,她把初禾來過這裡的事情告訴給了父母。

  在臨城,徐家想抓住一個人,易如反掌。

  ……

  初禾跑了很遠。

  到處都是在抓她的人。

  “嘭!”她被路邊的石頭絆倒,狼狽地跌落在地。

  “站住!”身後的幾個大漢舉著電棍追她。

  不,她不能被抓回去。

  她咬牙爬起來,踉蹌著消失在夜色裡。

  一個小時後,初禾氣喘吁吁地跑進一個舊倉庫。

  她已經躲到了郊外,那群人應該不會追上來了吧?

  她拖著疲憊的身軀走上倉庫的二樓,拿了東西把門堵住。

  總算能喘了口氣。

  然而沒放鬆片刻,她驚恐地發現黑暗裡有聲音傳來!

  是老鼠?

  不,不,是人的腳步聲!!

  咚、咚……

  皮靴踩過地板的聲音,在黑夜裡分外刺耳。

  恐懼感爬滿了全身。

  她嘴角的肌肉止不住抽搐,聲音因為恐懼而發顫,“您、您是住在這裡嗎?不好意思打擾您了,我這就走……”

  站起身的瞬間,被一隻大手從後面抓住。

  冰涼的刀刃抵住了她脆弱的脖頸。

  初禾幾近失聲。

  那道幽幽森冷的男聲,從頭頂砸下來。

  “是誰派你來的?”

            
            

COPYRIGHT(©)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