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榜單
App閱讀 熱門
img img 總裁豪門 img 隱婚危情:總裁夫人不好當
隱婚危情:總裁夫人不好當

隱婚危情:總裁夫人不好當

img 總裁豪門
img 534 章
img 98.1K 瀏覽
img 平分秋色
4.9
立即閱讀

關於

沈曦夏以為,只要自己足夠努力,便能夠得到閻墨白。 可隱婚三年,她沒有等到閻墨白愛上她,反而日日聽著他與別的女人歡好。 只因在他心裡,她是個為了沈家,靠下藥,攜子上位的心機女人。 “閻墨白,在你心裡我到底算什麼?睡了以後拿交易就能輕易補償的女人嗎?” “你要覺得是,那便是了。” …… 男人的涼薄,讓沈曦夏的心千瘡百孔。 後來,她終於死心:“我們離婚吧。” 可他卻反悔了,“想要離婚,除非我死。”

第1章 你跟那些女人沒什麼不同

走到閻墨白的辦公區,沈曦夏整理了衣衫,敲門,“閻總,我是沈曦夏,你要的文件已經翻譯好了。”

她嗓音清亮,不大,但足以讓裡面的人聽見。

裡面遲遲沒有動靜,就在沈曦夏以為閻墨白不在時,一陣嬌滴滴地呻吟聲忽的傳來,還伴隨著一句,“輕點墨白,沈秘書還在外面呢……”

女人叫的很帶勁,一聽就是床上功夫了得那種,下一秒,一陣低沉的男音隨之而來,帶著沙啞,“專心點,你還有空管別人?”

“嗯,墨白你可真厲害,我愛死你了。”

靡靡之音不斷傳來。

沈曦夏臉色蒼白,呼吸緊了幾分,她站在原地沒有動,也沒有離開。

不知道過了多久,那門終於打開了。

女人衣衫不整,頭髮微微淩亂,面色潮紅,顯然是事後,那漂亮的眼睛望向了沈曦夏,似乎沒有尷尬,反而輕笑,“沈小姐,聽自己老公的牆角,真大方。”

沈曦夏一臉平靜,望著顧榕,“這個月進這件辦公室的女人就有六個,顧小姐,你該考慮一下怎麼保住自己的位置。”

這句話無疑戳中了顧榕的痛點,她正要發怒。

“好了。”

一陣低沉動聽的男音傳來,只見閻墨白懶懶地走來,他的浴袍大喇喇地敞著領口,身量頎長挺拔,寬肩窄腰。

冷白清透的面孔,五官淩冽,眼尾上調帶著一分饜足,薄唇如削,像是主事的帝王,對著顧榕,淡淡開口,“你去給我沖杯咖啡。”

顧榕顯然很聽他的話,乖乖點頭,快步離開了。

偌大的辦公層只剩下了閻墨白和沈曦夏。

閻墨白那倦懶的目光看了沈曦夏一眼,“進來吧。”

沈曦夏手指抓緊了文件,卻沒有往裡面走:“不用了閻總,文件我給你放這裡了,你自己看下吧。”

這是她昨天夜裡一直在對接的一個跨國項目,一整晚都沒有睡好,為了想快點促成這次合作,合作成功的話沈家也能從中分杯羹。

說完,沈曦夏把文件放在旁邊的茶几上,轉身就要走,一雙大手猛地扣住了她的手腕。

一陣天旋地轉,沈曦夏整個人被帶進了辦公室內。

門被關上。

男人身影瞬間將她籠罩,足足一米八九的身高覆壓著她,“跑什麼。”

沈曦夏睫毛飛速地眨,心緊了幾分。

他的手捏拿住她的下顎,她被迫揚起了頭顱,視線與他相交。

閻墨白漆黑的眸底倒影著她倔強的小臉,眸光落在她的唇上,一股欲念而起,俯身……

眼見要吻上了,她冷臉錯開,“閻墨白,這是公司。”

閻墨白眸光半眯,看著她厭惡抵觸的臉龐,冷笑,“沈曦夏,你在高貴什麼?當初你不就是靠著這種手段,爬向我的床,懷了我的孩子,嫁進我們閻家,你是秘書,但是更是我的老婆,滿足我的欲望,是你該做的。”

沈曦夏呼吸發緊,她覺得噁心,就在剛剛不久,他在這個地方碰過別的女人!

“別碰我——”

沈曦夏猛地將他推開。

閻墨白往後推了兩三步,抵了抵口腔壁上的軟肉,眼眸多了一分戾氣。

沈曦夏看著他,呼吸急促,轉身就開門要走。

“啪——”地一聲,門猛地被他按住闔上。

沈曦夏猛地發顫回頭,男人的大手緊緊的環住她的腰,把她扔到了床榻之上,隨即壓在她身上,“沈曦夏,你跟那些女人沒什麼不同,她們跟我要錢要名利,你拿著這文件不就是想讓你那吸血鬼的爸媽從我這裡分一杯羹嗎?”

沈曦夏心中一陣鈍痛,睫毛無措地顫著。

他解開她的衣服,聲音倦懶低沉,“帶你們沈家玩可以,但你要先學會你身為人妻的義務。”

沈曦夏心臟伴隨他手底的動作漸漸被撕裂,痛苦,她面色蒼白,腦海不由想起了那個孩子,也是這樣孕育誕生的,可是她卻沒能把它留下……

痛——

太痛了。

沈曦夏被迫承受著他滅頂的欲望,手指幾乎要將床單給攥裂。

不知道弄了多久,直到沈曦夏都快暈了,他這才放過了她。

看著她雪白的背上全是痕跡,他饜足的點了一根事後煙,淡淡的欣賞自己的“藝術作品”。

覺得不夠,他又將她翻過身來。

本以為會是絕美的畫面,對上的全是滿是淚痕的小臉。

那一刻,閻墨白感覺胸口像是被堵住了似的。

他冷笑了一聲,“帶著你的文件,滾出去。”

沈曦夏思緒抽離清醒,對上閻墨白雙厭惡的眼睛。

她已經來不及想自己心臟是如何痛的了,立馬穿好衣服,撐著疼痛的全身走了出去。

而一打開門,便看見顧榕在外等著,就像她剛才在外面等著的模樣,何其諷刺。

沈曦夏心口發堵,忽略顧榕那略帶嘲弄的眼神,快步離去。

顧榕端著咖啡走了進去,看著閻墨白正站在落地窗前大口抽煙,光亮照著他挺拔俊美的身軀,他就像是一個帝王,讓人心馳神往,她一時有些迷戀,步伐走近,想要朝他靠近。

眼見要觸碰他了,傳來男人清寒寡冷嗓音,“這次演得不錯,錢我會讓陳助打在你的帳戶上,回去吧。”

……

繼續閱讀

COPYRIGHT(©)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