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榜單
App閱讀 熱門
img img 穿越重生 img 農家媳婦寵妻漢
農家媳婦寵妻漢

農家媳婦寵妻漢

img 穿越重生
img 269 章
img 68.5K 瀏覽
img 紫月
4.8
立即閱讀

關於

工作狂小老闆李依,稀裡糊塗到了古代。   母親早亡,父親多病,家中貧困。又遇上姨母刁蠻,表姐綠茶,隔壁鄰居也嫉妒挑撥。   但對她來說,應付這一切都毫無壓力。   小吃坊空間在手,吃穿不愁,應有盡有。   神秘男人對她寵愛有加,又是身披多個馬甲的大帥男。   這裡的種田小日子,叫人美的不要不要的。

第1章 給臉不要

  “嗯……”

  還沒睡飽的李依懶懶的翻了個身,打算抓床頭櫃上的電話看看時間,或許還能再睡會兒偷個懶。

  不想,伸手抓來一隻空的冰冷的茶盞。

  看著手裡的東西,李依不敢相信的揉自己眼睛。

  明明昨天晚上電話就放在身邊,怎麼……

  嗯?

  李依吃驚坐了起來。

  她抬起頭,手裡的茶盞花色古樸,裡面還留有幾片乾枯的茶葉,茶几上燃盡的蠟燭沒生氣的歪倒在一旁。

  視線再放遠,地上放一雙擺放整齊繡花鞋,面前是折起來的屏風。

  雕花的窗子上破開幾處,外面的陽光絲絲縷縷落到地上,照亮了她床頭上放著的銀色簪子。

  “我這是在哪裡,做夢嗎?”

  她不敢相信再揉自己雙眼,低頭捏自己額頭。

  忽然,眼前一花,頭皮發緊,一串不屬於自己的記憶像放開閘門的洪水一股腦的沖進了腦子。

  半晌,她猛然驚恐抬頭。

  “我重生了?”

  李依頹然的坐在床上發怔。

  從前總覺得自己賺的錢少活又累,總幻想離職逃離現實。

  誰想到,如今還真逃了。

  並且如此徹底。

  那邊的朋友家人,真的就這樣失去了?

  真不知道是該高興還是該憂愁。

  “咕嚕嚕!”

  肚子不合時宜的傳來了叫聲。

  好餓啊!

  她不高興揉自己肚皮,打算起來出去看看情況再做打算。不過要先弄點吃的,不知道這裡能不能吃到鹹豆花。

  陡然脖子上的吊墜光線一跳,一碗熱氣騰騰的甜豆花飄到了跟前。

  “主人,您需要的鹹豆花到了,放了您最愛的辣椒油。”

  李依震驚到一個後仰。

  “我,我就是在心裡想想,你怎麼知道我要吃什麼?”

  吊墜上傳來聲響:“主人,我是您的隨身攜帶小吃坊空間,搜羅天下美食小吃,只要您想,我都會送到。”

  啊!

  李依吃驚的張大嘴巴。

  “那,那我……”

  卻聽。

  “娘啊,我才不要給她示好。現在姨夫那邊全聽您的話,還不是我們當家做主,何必還來這裡找不痛快?”

  “這不是時機還不成熟,你姨夫對咱們仍沒徹底信任嘛!聽話,這個時候不能使性子。”

  “我不!”

  “死丫頭,又使性子。剛才娘怎麼說的,暫時緩一緩,等找機會,再叫這丫頭死……嗯?家產還不都是我們的,你要什麼藺公子不是早晚的事?”

  說話聲音忽然沒了,只有兩個互相對耳朵的影子。

  屋子裡的李依皺了皺眉頭,仔細回想原主身份。

  女主也叫李依,母親早亡,生在戰亂之秋的西域,原籍蜀地涼城,不會女紅,讀書好,會算帳,家中獨女,年芳十六。

  家道中落後與父親逃難到三不管的小山村裡,開了一間不算大的小吃坊。

  日子清貧一些,父女兩人相依為命倒也幸福。

  一年多前,姨母帶著表姐過來投奔以後,李家連續出現狀況,她與父親的關係也日漸冷淡。

  前不久侯香打翻菜湯,燙傷了顧客,對方在這裡吃喝又住,李父賠償了許多金銀,把這幾年家底都搭進去了。

  又因為最近食客減少,李家已經入不敷出。

  但姨娘跟表姐卻又在家中作威作福,肆意揮霍,對她父女兩人不管不顧。

  李依氣不過與侯香理論了幾句,卻又嘴笨性子軟,反而被侯香氣到暈厥。

  此時,外面站著的正是姨母鄧氏與表姐侯香。

  李依哼了一聲,她這脾氣可忍受不了這種事情。

  反正人來都來了,不如先收拾了這兩個惡人再做打算。

  她先把鹹豆花收起來,又收拾了一下依靠在床上,等著兩人進門。

  “咯吱”,木門開了。

  “依依,我們來看你了。”

  侯香推門進來。

  鄧氏跟在身後,笑呵呵的反手關了屋門,走進來說:“姨娘帶著你表姐給你賠不是了。小依依啊,還生氣呢?”

  一個端莊,一個賢慧。

  熱情又客氣。

  哼哧,李依笑了。

  “我也的確餓了,麻煩表姐把米粥送到我跟前來?”

  侯香立刻變了臉。

  鄧氏走上去推了侯香一把,又給侯香使了眼色。

  侯香這才不情願送米粥過去。

  “自己過來吃。”侯香把米粥放在桌子上,冷冰冰的說。

  鄧氏主動上去端起米粥吹了吹。

  “別跟你表姐一般見識,那死丫頭都叫我給慣壞了。依依懂事,可不能跟她一樣。”

  米粥清湯寡水,上面只灑了幾顆芝麻,幾根顏色怪異的醃菜,實在叫人沒有吃下去的欲望。

  李依搖搖頭,歪頭推開了。

  “姨娘,米粥還有點燙,待會我再吃。”

  “成,待會再吃。那姨娘跟你說說話。”

  李依點頭,假裝去拉被子,恰好躲開鄧氏的親密接觸。

  鄧氏的手撲了個空,面上短瞬僵了一下,而後又笑了。

  “我們在這裡打擾了你們一年多了,一直想找機會離開。誰想到你父親身體不好了,你也倒下了,真是叫人擔心。”

  李依哦了一聲,渾不在意的說:“姨娘要走的話不如趁早。”

  鄧氏噎了一下,臉色微僵,內心驚疑:“這丫頭有點不一樣了。”

  李依接著又道:”聽說外面又要打仗了,這山村三不管的地方肯定會跑來許多流民土匪,以後安生日子怕是沒多少,早早離開也是好事。”

  鄧氏嘴角抽了抽。

  侯香不愛聽的哼道:“李依,別給臉不要。走與不走可不是你說的算,你爹都沒說話,你算什麼東西?”

  李依十分委屈的蹙眉,兩手一攤:“姨娘,我說什麼了嗎?不是你說要離開的?我可沒說要趕你們走啊!我只是給你們一個建議。要走,就趁早。”

  家裡可容不下你們這對兒白眼狼。

  鄧氏呵呵冷笑,擺手叫侯香別說話。

  “依依說的也沒錯。姨娘也是不放心你們,不然早離開了。”

  李依哦了一聲。

  “姨娘想走的話,我給你們做上一鍋饅頭帶路上吃。家裡沒什麼錢了,銀子可拿不出,但是饅頭醃菜還有不少。”

  侯香徹底怒了。

  “李依,你這是什麼意思?幾個饅頭就想打發了?就算要走,也必須給我們補償。”

  李依不氣也不惱,只看著侯香氣急敗壞的樣子忍住笑。

  “聽表姐的意思,你們是想要銀子?”

  被揭了短,侯香臉色大變,舉手就要打人。

繼續閱讀

COPYRIGHT(©)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