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榜單
App閱讀 熱門
img img 總裁豪門 img 江小姐一身反骨,小叔乖乖臣服
江小姐一身反骨,小叔乖乖臣服

江小姐一身反骨,小叔乖乖臣服

img 總裁豪門
img 209 章
img 7.8K 瀏覽
img 白玖玖
4.7
立即閱讀

關於

[甜寵爽文/禁欲小叔 vs 清醒釣系美人] 江晚吟為父親頂罪,入獄五年. 出獄後才得知一切都是渣爹和小=一家的陰謀! 就連她心心念念的未婚夫也早就跟同父異母的姐姐勾搭上了。 曾經的海城第一明珠,現在成了人人皆嫌的勞改犯。 未婚夫傅嶼冠冕堂皇的放話: “坐過牢的女人不配進傅家的大門。 江晚吟冷笑一聲,轉身挽上了未婚夫的小叔。 - 傅經年手握大權,人帥活好。 她借他明目張膽進了傅家,啪啪打臉各路人渣。 有人不屑:不過是靠一張臉暫時迷惑了傅經年,等他玩夠了,江晚吟就是被拋棄的命! 豈料馬甲曝光! 國際上的股神是她,新晉首富是她,Y 國公爵家族的繼承人也是她! 大舅給錢,二舅給權,三舅把英俊帥男紛紛奉上......只為博她一笑 渣男悔了,跪地求和,“吟吟,我錯了,咱們複合吧。 傅經年將纖腰一攬,“滾,這是你小嬸! 看著江晚吟的爛桃花,傅經年發了個朋友圈:”江小姐,吃抹乾淨後該給名分了。

第1章 出獄

海城,提籃橋監獄。

穿著囚服的乾瘦女人拍著江晚吟的肩膀,淡聲道:“該教的東西,我都教給你了,出去以後別犯蠢,墮了我的名頭!”

聞言,江晚吟重重點頭。

這時,獄警走過來:“10778號,東西都收拾好了嗎?給你十分鐘的時間,準備出獄!”

“好。”江晚吟應聲,轉頭看向女人:“師父,你等著我,我會儘快把你救出去的!”

女人無奈的歎了一口氣:“我犯的事可不是那麼容易就過去了,你出去以後顧好自己,別管我。要是有緣分的話,我們自然還能在外面再相見。”

話落,女人拍了拍她的肩膀頭也不回的朝著監獄走去。

“師父!”

江晚吟還想再說話,獄警已然走過來打斷:“拿著你的東西往前走,別回頭,出獄後記得好好做人!”

……

一個小時後,江晚吟拿著自己監獄裡的行李,坐在計程車上,望著窗邊倒退著的和記憶裡完全不一樣的建築有些失神。

五年前,醫院忽然打來電話,在她十歲時莫名墜樓自殺成為植物人的母親突然去世。

得知消息後,父親江明華因承受不了打擊陷入昏迷。

緊接著,家裡的公司陷入了金融犯罪的危機。

江晚吟不忍讓江明華一把年紀還受這種苦,便主動入獄頂罪。

進去前,她讓未婚夫傅嶼幫忙好好照顧父親和公司。

這些年她在裡面表現優異,多次減刑,這才提前出獄。

為了給他們一個驚喜,江晚吟專門央求獄警不要通知,一個人悄悄的出了獄。

車子很快在江氏集團停下。

江晚吟下車,有些緊張的抿了抿唇。

入獄後,一開始父親和傅嶼還經常過來探望,後面因為公司的事太忙碌便來得少了。

對此,江晚吟很能理解。

畢竟,之前公司都差點直接垮了,想要重新做起來,自然沒有那麼簡單。

而且,江氏集團是她父母一生的心血,便是江晚吟也不能接受它倒下。

只是,不知道看到她提前出來了,父親和傅嶼會不會很高興?

江晚吟懷著期待走進了公司,準備乘坐專屬電梯。

剛到電梯口就被人攔了下來,只見前臺上下打量了一眼衣著樸素的有點土氣的江晚吟,難掩嫌棄的開口道:“小姐,您有預約嗎?這是我們的總裁專屬電梯,不是什麼人都能坐的。”

這是一張陌生的臉孔,江晚吟五年前沒見過,想必是近幾年新招的人,不認識她也是應該的。

她沉吟了一下,主動解釋道:“這是我爸的公司,我是江氏集團的大小姐。”

誰知,前臺像是聽到了什麼笑話,嗤笑著道:“現在騙人是不需要成本了嗎?你去問問海城誰人不知江氏集團的大小姐是江姝小姐。你一個不知道從哪來的鄉巴佬,竟然也不打聽清楚就跑過來冒充她,真是笑話!”

聞言,江晚吟微微一愣,心下一沉,莫名的有幾分不安。

她試探著問到:“江姝?你是說秦姝嗎,她的母親是不是秦惠柔?”

“你不是說這是你家公司?怎麼連自己的母親都不認得了?”前臺抱著雙肩,一臉的鄙夷。

話落,她直接喊人:“保安,這裡有個騙子,快把她丟出去!”

很快,兩個保安手持電棍趕了過來,兇神惡煞的想把江晚吟拽走。

“我是江明華的女兒江晚吟,你給他們打個電話自然就知道了。”

江晚吟有些疑惑,好好的秦姝怎麼改名叫做江姝了,還成為他父親的女兒?

但她知道自己一個人不是他們的對手,好聲好氣道。

可前臺根本不信,冷嗤道:“一個騙子而已,沒必要驚動董事長。既然她自己不願意出去,就直接拖出去!”

“慢著!”

眼看著保安圍上來,準備動手時,一道沉穩的男聲忽然響起。

“這,就是江氏集團的待客之道嗎?”

江晚吟回眸,在看清男人面容時,整個人愣了一下。

傅經年!

被號稱是全海城所有女人最夢寐以求想要接近的高嶺之花男神。

他19歲時就接手瀕臨倒閉的傅氏集團,僅用了半年的時間便讓傅氏集團起死回生,隨後不到兩年時間便讓傅家一躍成為海城三大世家之首。

之前在監獄裡的時候,江晚吟便經常在電視上看到和他有關的金融報導。

當時還有不少女獄警和其他女囚犯會對著他犯花癡。

此刻,他穿著一身細節考究的黑色西裝,逆光而立。

隨著他從容而來的步伐,籠罩在他身側的光暈漸漸褪去,露出了驚豔到讓人失語的面容。

“小叔。”

看著在自己附近停下了腳步的男人,江晚吟回過神來,雖然有些意外對方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不過還是謙恭的打著招呼。

傅經年是江晚吟未婚夫的小叔,入獄前,她一直跟著傅嶼這麼喊。

繼續閱讀

COPYRIGHT(©)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