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榜單
App閱讀 熱門
img img 總裁豪門 img 離婚後夫人攜崽驚豔全球
離婚後夫人攜崽驚豔全球

離婚後夫人攜崽驚豔全球

img 總裁豪門
img 1391 章
img 81.4K 瀏覽
img 相思魚
5.0
立即閱讀

關於

十八歲的簡思代替姐姐嫁給雙腿殘疾不能人道的陸佑霆,陪他度過人生中最灰暗的時刻。 兩年的婚姻和陪伴,依舊抵不過姐姐的歸來。 爲了給姐姐治病,陸佑霆竟不顧她懷有身孕,殘忍的將她綁上手術臺—— 他的冷血無情讓簡思心如死灰,把體弱多病的老二留給他後,帶着另外兩個孩子人間蒸發。 直到徹底失去,陸佑霆才赫然發現,自己早已不可自拔的愛上她—— *** 五年後,簡思帶着縮小版回歸—— 看着和自己兒子仿若粘貼復制的萌娃,陸佑霆俊臉鐵青。 “爲什麼你們長的一模一樣?” 小家夥:“從生物學上說,只有同卵雙胞胎才長的一模一樣。” 陸佑霆:“……??” 簡思當年生的是雙胞胎? 陸佑霆憤怒的將簡思抵到牆角。 “所以,你當年生的是雙胞胎?” 簡思訕笑:“嘿嘿,如果我說我生的是三胞胎,你會不會殺了我?”

第1章 我們離婚吧!

“簡小姐恭喜你,你懷孕了,孕四周,孩子所有指標正常!”

簡思拿着孕檢報告單激動回家,想第一時間把這個好消息告訴丈夫陸佑霆。

“陸佑霆,我……”

“簡思,我們離婚吧!”

兩人同時開口。

簡思仿若被人當頭澆下一桶涼水,渾身一片冰涼,硬生生將‘懷孕了’三個字給咽了回去。

“爲什麼?”

嗓音顫抖,極力隱忍着錐心之痛。

就算要死,她也要死個明白。

陸佑霆削薄的脣緊抿,眼眸冰冷如海,沒有絲毫溫度。

“卿卿回來了。”

簡思聞言,臉色一寸寸變得雪白,宛若透明的琉璃。

那個消失了兩年,讓陸佑霆愛得刻苦銘心的女人竟然回來了。

陸佑霆拿出一張支票放到書桌上:“這裏有一個億,一部分是給你的離婚補償,另外一部分買你的骨髓。”

簡思警惕問:“什麼意思?”

“卿卿患了再生性障礙貧血,急需骨髓移植!而你和她的骨髓匹配度高達百分之九十。你是她妹妹,有義務救她。”

這不是商量,是直接下達命令。

簡思一顆心瞬間沉入谷底:“怎麼?我如果不捐,你是不是還要把我壓上手術臺?”

陸佑霆眸底剎那間閃過一抹寒氣,靜靜的看着她沒說話。

他的沉默,無疑於告訴簡思答案。

簡思渾身的血液在這一刻凝住。

心髒像是被生生剜掉一塊,疼得仿佛要死去。

他們兩年的夫妻感情,竟然比不過曾經拋棄他的女人。

這一刻,她的心徹底死了。

“我絕對不會給葉卿卿捐骨髓,當初她母親小三插足,害得我母親患抑鬱症自殺,她現在得血液病,是他們母女倆應得的報應,想我救她,不可能。如果你還念我們這兩年的夫妻之情,就不要逼我。否則,我會恨你一輩子。”

她的話,令陸佑霆心髒驟然一緊。

說不清是什麼感覺。

有點不大舒服。

簡思沒有發現他的異樣,拿起書桌上的筆,利落的在離婚協議書上籤上自己的名字。

“我會立刻從這裏搬出去,從今以後我們橋歸橋路歸路,老死不相往來。”說完,放下筆準備離開。

剛轉身,迎面撞上了推門進來的葉卿卿。

葉卿卿穿着一條白色連衣裙,長發披散在肩膀上,小臉蒼白如紙,眼眸水瑩瑩的,仿若一朵聖潔的百合花。

“妹妹,我知道你恨我母親,可是你不知道事情的真相,當年爸和我媽認識在先,是爺爺不同意,棒打鴛鴦,強逼着爸娶你媽。他們……”

話未說完,就被簡思出聲制止。

“行了,你不要再說了,如果爸真的愛你媽,當初就不應該妥協娶我媽,既然娶了,就應該爲婚姻負責。同樣的,既然我爸媽結婚了,你媽就不應該再插足他們的婚姻。”

說着,自嘲一笑,冷冷地看了陸佑霆一眼:“說來搞笑,當初你媽搶了我媽的男人,現如今你又搶了我的男人。我和我媽上輩子是不是殺了你們母女全家?還是全天下的男人都死絕了,你們非要和我們搶男人。”

陸佑霆聞言,瞳孔狠狠一縮,狹長的眉目流露出寒氣。

“簡思,夠了,不要再說了?”

簡思冷笑:“怎麼?我才說了兩句你就心疼了?”

陸佑霆眸子裏沁出層層疊疊的陰霾,宣示着他的耐心已經告罄。

葉卿卿偷偷的覷了陸佑霆一眼,晶瑩剔透的淚珠從眼眶一顆顆落了下來。

“妹妹,你怎麼能這麼說?霆本來就是我的未婚夫,是你搶了我的未婚夫,怎麼能惡人先告狀。”

簡思不甘示弱反擊:“既然他是你的未婚夫,那爲什麼在結婚前一天你突然消失不見?明明是你嫌棄他雙腿殘疾,怕他不能人道,所以跑了。我是爲了給你善後才臨危受命嫁給他的。現在好了,他雙腿好了,你又恬不知恥的跑回來了。葉卿卿,你還要點臉麼?”

陸佑霆冰寒的眸子閃過一抹驚訝。

見慣了她溫順聽話的一面。

突然看見她的另一面,生氣的同時又覺得很新奇。

“妹妹,你怎麼能冤枉我?”葉卿卿抹着淚哭訴。

看着她這副虛僞的嘴臉,簡思想吐:“行了,我不是陸佑霆,你的眼淚對我沒用!既然你要他,我給你就是。但是,想要我的骨髓,絕對不可能!”

說完,將擋在面前的她推開,頭也不回地離開書房。

看着她離去的背影,陸佑霆心髒莫名梗痛。

隨即,他自嘲地笑了。

他怎麼會對這種貪慕虛榮,對姐姐見死不救的自私女人心痛。

一定是結婚時間長了而產生的錯覺。

在簡思的一再羞辱下,葉卿卿的臉色差點繃不住,委屈巴巴的看向陸佑霆:“霆,妹妹不答應,我該怎麼辦?”

陸佑霆淡淡道:“我會讓陸崖繼續給你找合適的骨髓。”

言下之意,這件事就此作罷。

“可是……”葉卿卿不甘心。

她好不容易才找到匹配度高達百分之九十的骨髓。

她不甘心就這麼放棄。

陸佑霆眼底閃過一抹煩躁,俊臉被冷肅籠罩:“我不喜歡強迫別人。”

見他態度強硬,葉卿卿不敢再說下去,低下頭,在他看不見的地方,臉上的表情一點點變得扭曲猙獰。

讓她放棄。

不可能。

不管用什麼辦法,她都要得到簡思的骨髓。

……

簡思託着行李箱走出臥室,看着緊閉的書房門,胸口堵得發酸,手不知不覺撫上平坦的小腹。

再見了。

她愛了十年的男人。

以後就只剩下她和寶寶相依爲命了。

簡思深吸一口氣,逼回眼淚,拖着行李箱離開這個住了兩年的地方,開車來到母親臨終前留下的小公寓。

從後備箱拿行李時,突然有人從身後捂住她的口鼻。

緊接着,一股刺鼻的香味灌入鼻腔。

她想掙扎,卻發現渾身沒勁,強撐了一會兒後終究抵不過黑暗的侵襲,身子一軟,陷入無邊無際的黑暗之中。

也不知過了多久。

在劇烈疼痛下,昏迷中的簡思發出痛苦的細碎呻吟聲。

她努力的想要睜開眼睛,可是眼皮像灌了鉛一樣,只能聞到濃鬱的消毒藥水味和淺淺的交談聲。

“先生,夫人懷孕了,如果強行進行骨髓移植,肚子裏的孩子可能保不住,確定還要繼續嗎?”

“她懷孕了?”

是陸佑霆驚訝的聲音。

簡思仿若抓住救命稻草般,拼命的想開口告訴陸佑霆,她是懷孕了,懷了他的孩子,他不能不顧孩子的安危去救葉卿卿。

可是,不管她怎麼努力都發不出一點聲音。

“是的,懷孕應該有一個月了。”

簡思以爲不管陸佑霆怎麼冷血,怎麼討厭她,但是爲了孩子都會放過她。

可惜她大錯特錯。

“卿卿的病情不能再拖了,繼續手術,不準停。”

他的話猶如利刃,狠狠扎進簡思心窩。

她怎麼都沒想到,陸佑霆居然如此冷血。

爲了葉卿卿,可以不顧親自孩子的性命。

“可是夫人肚子裏的孩子……”

“她和孩子的賤命怎麼比得上卿卿,我只要卿卿健康。”

狠絕的話,徹底將簡思打下無底深淵。

心髒傳來劇痛。

有什麼灼熱的東西順着臉頰淌了下來。

從未有過的絕望將她包圍。

這一刻,她終於知道,什麼是心如死灰。

她想逃,想喊救命,可是一點辦法都沒有,只能任由冰冷的手術器具進入身體……

繼續閱讀

COPYRIGHT(©)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