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榜單
App閱讀 熱門
img img 現代都市 img 臥底歸來:一身疤痕被機場曝光了
臥底歸來:一身疤痕被機場曝光了

臥底歸來:一身疤痕被機場曝光了

img 現代都市
img 1470 章
img 35.6K 瀏覽
img 戎殤
5.0
立即閱讀

關於

夏冬陽身為最神秘的“天穹”隊長,服役八年屢立戰功。 但在一次臥底任務中,為了手刃敵人,為犧牲的隊友報仇,一顆子彈卡在了他的脊柱中無法取出, 夏冬陽無奈只能退伍回家。 就在夏冬陽來到機場,準備過安檢之時。 突然警報聲大作! 他當即被扣留下來。 當安檢人員將他的外衣脫下之時,在場所有人都驚呆了。 在他的身上,是一道道可怖的疤痕.......

第1章 身體裡的彈殼

機場。

一個膚色曬得黝黑,健壯如鐵塔般的青年提著一個軍綠色的旅行包走了進來。

剛一隻腳邁進安檢口。

“嘟嘟嘟!”

陡然,檢測儀器警報響了起來。

“先生!請等一下!”

原本站著的兩個安檢員頓時緊張起來。

一個女安檢員攔在了夏冬陽面前,認真地說道:“先生,我懷疑你身上攜帶有違禁物品,請接受我們檢查!”

“違禁品?不可能啊!”夏冬陽道,自己剛從部隊回來,包裡就幾件換洗的衣服而已,哪來的違禁品?

同時打量了一眼面前這個女安檢。

沒想到還是個美女,貼身的制服露出裡面緊繃的白色襯衫,再往下就是纖細的腰肢,包臀裙下伸出兩條筆直圓潤的黑絲長腿。

夏冬陽在部隊八年哪有接觸女人的機會,沒想到剛下飛機就遭受這種刺激!

美女安檢似乎察覺到夏冬陽的目光,眼神一冷便生硬道:“請站好,配合我們的檢查!”

美女安檢緊盯著夏冬陽,她的同伴則取過夏冬陽的行李,翻找一番,沖著她搖了搖頭。

裡面只有幾件洗的發白的衣服。

“請雙手抱頭,轉過身!”美女安檢道。

東西不在行李內,那極有可能在身上!

美女安檢取過探測器,小心翼翼地在夏冬陽身上掃過。

夏冬陽臉色有些不自然。

此時眼前這位美女安檢離自己實在太近了,鼻孔噴出的熱氣,不自覺的落在了美女安檢耳朵上。

那美女安檢耳朵頓時變得紅彤彤地,不自然地偏過頭。

當探測器移到夏冬陽後腰上時,突然發出一聲尖銳的鳴叫,紅燈閃爍!

現場氣氛瞬間凝固,另一個安檢員原本在腰間的電擊器已經握在手中!

同時一隊保衛科的保安提著防暴盾牌和防暴鋼叉聞訊趕來,將夏冬陽幾人圍在中間。

遠處注意著這邊的群眾也緊張不已。

美女安檢顧不得多想,命令道:“把衣服脫了!”

“這……不好吧?”

夏冬陽有些尷尬。

這麼多人看著呢,雖然自己一個大老爺們脫件衣服無傷大雅。

但畢竟這裡是機場!

大庭廣眾之下終究還是有些不好意思。

“請配合我們的工作!”

美女安檢嚴肅道,一旁趕來的保安也握緊了防暴叉,頗有不脫就動手的意思。

夏冬陽無奈地歎了口氣,解開了外套,丟在了她腳下。

“還有內衣!脫光!”

夏冬陽只好照辦,脫掉了裡面的白色T恤,露出了一聲曬得黝黑的腱子肉。

“嘶!這人身上怎麼這麼多傷疤?!”

遠處圍觀的群眾紛紛吸了口涼氣,驚呼不斷!

原來夏冬陽健美的身體上卻縱橫交錯著一道道猙獰如蜈蚣一般的傷疤!

美女安檢俏臉煞白,倒退了一步,不可思議地看著眼前這副猙獰的軀體。

尤其是保衛科的幾個保安。

他們之中有些是當過兵的,一眼就認出夏冬陽身上數個像眼睛一樣的圓形疤痕!

那是槍傷!

眼前這人絕對不一般!

所有保安震驚地看著這一幕,齊齊咽了口口水,額頭不自覺地流下一滴冷汗。

夏冬陽光著上半身,坦然面對著一眾嚴陣以待的保安。

美女安檢取來了紅外掃描器,再次湊上前來往夏冬陽身上掃去。

夏冬陽赤裸著上身,能夠清晰感覺到美女安緊張的呼吸。

“怎麼樣?”那保安隊長緊張地盯著夏冬陽,開口道。

“他……”美女安檢咽了口口水,帶著一副不可思議地表情道:“他的脊柱裡有一顆子彈!”

空氣頓時陷入了寂靜!

所有人都一片驚愕的表情!

子彈卡在脊椎裡?!

稍微偏一點就半身不遂了吧?!

這人到底經歷了什麼?

“美女,我可以走了嗎?”夏冬陽默默穿好衣服,對著陷入震驚的美女安檢問道。

那美女安檢回過神來,下意識道:“可,可以……”

除了那顆卡在脊柱裡的子彈外,並沒有發現其他違禁物品。

危險解除!

在眾人駭然的目光下,夏冬陽臉色平淡地提著自己的包裹,登上了飛機。

……

江陽市。

“媽,小妹,我回來了!”

夏冬陽看著熟悉又陌生的城市,兩眼飽含淚水。

坐在歸家的計程車上,看著兩旁的高樓大夏。

夏冬陽感覺一切都是那麼的陌生,因為他已經離家近十年了。

大約半小時後。

計程車進了江陽市城南老區,一些熟悉的畫面映入眼簾,記憶畫卷打開。

夏冬陽還清晰的記得,自己追著爸媽身後要霜淇淋的畫面。他還記得妹妹耷拉著鼻涕,蹦蹦跳跳的跟在自己身後。

他還記得……

可現在,父親已經逝世多年,母親也在他執行任務時病逝了,而沒能見到母親最後一面,更是成了夏冬陽一生無法彌補的遺憾。

“哥們,到了。”師傅聲音傳來。

“哦!”

夏冬陽回過神來,只感覺臉上已是一片冰涼。

他抬手抹了一把臉,付過錢下車。

站在熟悉的舊樓前,心頭有種說不出的難受。

他忍不住點了一支煙。

在最後一次做臥底任務的時候,他有了抽煙的習慣。

一個不抽煙不喝酒的人,是無法融入敵人的。

任務結束後,他的脊柱裡就多了顆子彈。

同時結束的,是他的軍旅生涯。

因為心情原因,夏冬陽幾大口就將煙抽盡了。

這才向樓上走去。

到了家門口,他拿出已經多年沒用過的鑰匙。

門鎖並沒有換,就如親人的等待與期盼,從不曾因時間流逝而改變。

然而,當門打開的那一刹那,夏冬陽整個人都愣住了。

只見熟悉的衛生間門口,竟站著一個明顯剛洗澡出來,浴巾都還只整理到一半的女子。

女子一張鵝蛋臉,頭髮斜耷拉在右邊,美目圓瞪,紅唇微張,肌膚如瓷。

她明顯也愣住了,就能那麼定定的站著。

猶如一尊白玉雕琢的藝術品般精緻!

“啊!”

幾秒鐘後,女子終於爆出一聲刺耳的尖叫,而後飛也似的轉身逃進了臥室。

夏冬陽也是回過神來,趕忙退了出去,同時將門給關上。

從來沒有見過女人身體的夏冬陽,這時候臉上不禁有些發燙。

一顆心更是不受控制的狂跳起來。

內心更似有一團火在燒著。

站在門口,他甚至有些不知所措。

雖然近十年沒見妹妹了,但他能看出,裡面的女人絕對不是妹妹!

繼續閱讀

COPYRIGHT(©)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