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榜單
App閱讀 熱門
img img 古代言情 img 穿成沖喜傻新娘,她帶全家暴富!
穿成沖喜傻新娘,她帶全家暴富!

穿成沖喜傻新娘,她帶全家暴富!

img 古代言情
img 474 章
img 136.5K 瀏覽
img 奶呼呼
5.0
立即閱讀

關於

一穿過來就是沖喜新娘?這怎麼行?! 世人都說,人不救人,人自救! 她被人排斥、羞辱、嫌棄,無所謂! 她背著所有人,賺錢、修房、聲名遠揚! 她以為自己偽裝得毫無破綻,誰知那個看起來不中用的丈夫,早已將她看得一清二楚。 在她準備攜款潛逃的時候,男人堵在門口。 “夫人這是要去哪兒啊?帶我一個吧。” “???” ……

第1章 先做飯

陳桃色躺在床上已經有老半天了,望著頭頂上的破敗蚊帳,她死死的將眼睛閉上,隨後,又無奈的睜開。

眼睛掃過,入目之處盡是蕭條,她不過睡了一覺,醒來的家啊,什麼時候成這樣了

她的家現在放眼望去來了個大變樣了,凳子缺腳,桌子破爛,窗戶已經損壞,冷風灌了進來,就連那地板,也是坑坑窪窪的,這哪裡是她陳桃色的家啊

她家雖然沒有高樓大廈,卻也是小康之家,跟上潮流,可這裡呢,就一破爛屋子,什麼都沒有。

腦海裡,她還記得自己暈倒的時候,與兩個婦人爭搶什麼然後磕到了堅硬物,後來就躺床上了。

可那些記憶都不是她的,她沒有見過那兩個婦人,穿著麻布般的衣服,一身的古人打扮。

閉上眼睛,陳桃色腦海裡全是亂七八糟的記憶,可她清楚,腦海裡的記憶沒有一點是自己經歷過的,反而感覺像是有人將這些記憶強行塞進她腦子裡的。

她只記得昏迷之前,那兩個婦人要搶她手裡好像屋契之類的東西,被她阻止了,然後磕到東西就暈了。

而且,腦海裡她還記得,自己被一家人買來當童養媳了,然後日子還算過的去的,但是慢慢的,因為給小相公治病,家裡掏光了,後來家裡的大人出去的時候出了禍事,死了。

瘦死的駱駝比馬大,這家人還是有點底子的,至少田產地契都是錢,於是極品親戚開始一個個上門討要這討要那,完全看不到這家人家裡已經落魄不堪了。

“你醒了。”一張清秀稚嫩卻瘦弱的面容出現在陳桃色面前。

陳桃色睜開眼睛,看了他一眼,這正是記憶力的小相公,叫沈夜焰。

沈夜焰父親是個秀才,當年沈家灣難得出一個秀才,那真是稀奇事情啊,後來雖然落舉,可也算是這沈家灣甚至是清風鎮響噹噹的秀才,這鎮長都要謙讓他幾分。

沈秀才本事大,在鎮上謀了份差事,後來又自己做生意,雖然不算大富大貴,但是在沈家灣也是出了名的土財主了。

後來,沈秀才娶了妻子,可一直沒生個孩子,當時沈秀才的爹大哥們個個勸他休了妻娶個能生的。

好不容易五年多了,這妻子終於生下了兒子,就是這沈夜焰,可沈夜焰就是個藥罐子,生下來就是病。

沈夜焰從小身體就不好,沈秀才家大業大,最後都換了兒子藥錢,沈秀才不嫌棄兒子,那麼多錢都花在兒子身上,這看在秀才爹眼裡大哥大嫂眼裡,那就是個傻子,好好的,把這妻子兒子丟了,再娶就是了,找個好的女人,生個健康的兒子多好啊

可沈秀才就是不聽,賺的錢都往兒子身上砸,漸漸的,鎮上的店鋪開不下去,回來沈家灣居住,希望這農村的生活還對孩子好些。

可日子一天天過去,這沈夜焰的病就這麼拖著,沒死,也活的難受。

最後,聽說了隔壁鎮有位大夫,專治沈夜焰這病的,沈秀才就去了找人,結果夫婦倆在半路出事了,讓土匪劫了,命也沒了。

說道陳桃色,她記憶裡,好像這童養媳的名字就叫陳桃色,也叫小名大丫,是隔壁陳村的陳老漢家的孫女,因為從小瘦弱又會吃,這陳家嫌棄這醜不拉幾還很會吃的陳桃色,就拼命找人跟這沈秀才家的說,讓他們將十二歲剛過的陳桃色娶回家去當童養媳,這衝衝喜,沒准沈夜焰的病就好了。

沈秀才為了兒子的病,自然什麼方法都試了一遍,反正買陳桃色也不貴,就同意了。

按道理來說,陳桃色只待在這沈家不到三個月,結果剛吃好穿好的,就遇上了這公公婆婆慘死的事情。

親戚知道了這事情,沒有同情沒有幫忙,反而來將沈家搬空了去,陳桃色雖然腦袋不聰明,可也是沈家人了,自然不會讓他們把救命的錢搶了去,結果與沈家大伯的妻子顧氏爭執之下,就磕了腦門死了。

這顧氏嚇的不輕,當時就什麼都不要跑了。

而這個時候,新新人類的陳桃色,就到了這短命陳桃色的身上。

看著小相公那一臉的稚嫩,不過十五歲的人,就要承受這些非人的痛,只是他還能那麼鎮定,陳桃色也不知道他是哀傷過度了,還是不想讓人看到他小小男子漢傷心的模樣。

過了好一會,陳桃色才要起來的樣子。

對方怯怯的,想要去將她扶起,可又想到男女之別而卻步了。

最後,也只能是陳桃色自己起來。

“現在是什麼時辰了”陳桃色問道,看著沈夜焰。

雖然她極度不願意承認自己穿越了,可又不得不承認自己真的穿越了,還帶著原主的記憶,來到這破敗不堪的家。

“已經快酉時了,你睡了半天了。”沈夜焰低聲說道,沒看陳桃色,只因為陳桃色的衣服被大伯娘顧氏扯爛了,肩膀處露了出來。

古人男女有別觀念太重,雖然陳桃色是沈夜焰的童養媳,可畢竟年紀不上不下,又是知道禮儀廉恥,道德準則的,而又因沈夜焰父親是個秀才,從小沒少給沈夜焰灌輸君子之道,所以這會沈夜焰倒不敢看她了。

最後,陳桃色只能是自己起身。

看著外頭的天,秋季的太陽下的不算早,隱隱還能看到山那頭的光亮。

陳桃色全身軟疼的厲害,又因為這身子已經好幾天沒好好吃飯睡覺了,這會身子虛的很。

再看身旁的沈夜焰,他更虛,因為常年病痛折磨,現在可以說是皮包骨,可即便如此,依舊能看到那雙黑亮的眸子和高挺的鼻樑。

陳桃色想,這小夥子養胖些應該不醜的,可惜太小了,她好像下不了嘴。

可看看自己的身材,雖然思想有十八了,可身子卻是十二歲的孩子的。

想想,陳桃色又鬱悶了。

而且,最讓陳桃色鬱悶的是,他們這個家裡,快被親戚奪光了,看這破窗爛瓦的,與陳桃色剛嫁過來的時候完全不一樣了。

“咕咕”

空氣中,一聲肚子叫打斷了陳桃色的思路,不知道是她肚子叫的還是沈夜焰肚子叫的。

沈夜焰尷尬的看著她,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陳桃色看著他這樣子,連忙下床,“我去做飯,你先等等。”

說著,陳桃色連忙的走了出去。

繼續閱讀

COPYRIGHT(©)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