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榜單
App閱讀 熱門
img img 玄幻奇幻 img 痞妃掀桌:腹黑冷王太倡狂
痞妃掀桌:腹黑冷王太倡狂

痞妃掀桌:腹黑冷王太倡狂

img 玄幻奇幻
img 726 章
img 244.2K 瀏覽
img 令狐千血
4.9
立即閱讀

關於

她,尚書府嫡女,天賦異稟驚才豔豔,慘遭拋棄土匪窩。她,二十一世紀特工之首,張狂比天,肆意囂張,一夕隕落。土匪窩中涅槃,她缺德帶冒煙,揍人專挑臉。揍渣女,虐渣男,抗渣爹,把整片大陸霍亂的雞飛狗跳……強者與強者碰撞融合,新一代女土匪榮耀歸來。煉丹藥造福手下,煉獸寵霍亂人間。*狡詐老爹要把她嫁給瘸子,百般稱讚。“你這麼喜歡,那你嫁給他好了。”白蓮公主出言不遜,掩嘴嬌笑:“我說話比較直,你不會介意吧?”響亮的耳光甩去:“我打人比較疼,你不會介意吧?”然而,當這個人人避之不及聞風喪膽的女土匪,遇到了那個人人追捧視如神邸的高冷王爺時——“慕容傲!你傲什麼傲!”高冷王爺邪肆一笑,煞氣橫生,二話不說,果斷撲倒……

第1章 給我跪下!

“兩隻小蜜蜂呀!飛到花叢中呀!飛呀!嗯嗯!”

“五魁首呀!六六六啊!喝!”

文雅低調卻又不失華貴大氣的別苑裡,女子挽起衣袖腳踩梨木長凳,提著酒壺大笑著給對面的小丫頭倒酒。

就在這時……

砰!!

門被粗魯的踹開,頓時四分五裂,木屑飛到女子淩亂的長髮上。

“你個賤人,竟然敢無視我!還不快給我跪下!”門口一襲粉衣杏目圓瞪的女子叉腰尖叫著。

上官晴探了探頭髮上的木屑,連看也沒看一眼門口叫囂的女人,仰頭喝下一杯酒,一臉痞氣地說:“我沒聽錯?給你跪下?大妹子,你是來搞笑的嗎?”

上官雨何曾想到竟然會被這麼一擠兌,頓時那張臉蛋子都給氣的通紅,像個猴屁股似的,紅彤彤的戳在脖子上。

最讓她氣憤的是,這個女人雖然穿得並不華貴,甚至還破爛的讓人不齒,頭髮也不知廉恥的散著,但那張臉蛋兒竟然比她還水靈。

跟她一起來的妹妹上官冰見狀,狐假虎威道:“你個野種,竟然敢這樣跟我二姐說話!她可是堂堂上書千金!要不是爹大發慈悲把你接回來,你現在還不知道在哪個土匪床上……!”

“啪!”

一個響亮的巴掌打斷了上官雨的話。

上官晴危險的眯著眼睛,用力勾起她的下巴,挑眉邪氣一笑:“呦呵,本女神還以為是誰呢,嘴巴臭烘烘的,原來就是個有千斤重的老母豬。”

上官冰一邊臉被打得通紅,另一邊臉被氣得刷白,陰陽鬼臉似的,渾身還打著哆嗦,可下巴下那鋒利而尖銳的觸感讓她懷疑動一下是不是就得被戳漏了下巴,頓時半句話也不敢再說。

上官晴唇邊勾起一絲邪邪的笑容,輕蔑的瞥一眼慫成狗熊似的上官冰,無趣的鬆開手,隨後懶洋洋的坐下去,翹著二郎腿看著咬上門的兩條狗,眸中滿是不屑。

旁邊的靈芝看看自家老大,又看看那倆傻缺,頓時一笑,立馬屁顛屁顛的跑過來給她按揉肩膀,一會又給她搓搓手掌,“哎呦娘呦,老大,這麼厚的臉皮小手有沒有打疼?我給你揉揉,舒服不?”

從頭到尾,就連靈芝都沒有給過上官雨和上官冰好臉色。

上官雨怒不可遏,手裡拎著一條長鞭,眼底閃過一抹勢在必得的得意,緊接著,長鞭便狠辣無情的朝著上官晴的臉頰甩了過來:“你這個小賤蹄子,去死吧!”

想到這張勾人心魂的臉一會就會皮開肉綻,上官雨的心理就無盡的快感和興奮。

上官晴大爺似的靠在椅子上享受著靈芝的揉肩按摩服務,輕蔑的瞥了一眼,只是看似無意的一個側身,那強勁有力的鞭撻就這麼直接抽了個空。

興奮過後的失望,更加令上官雨怒火滔天。

“上官晴,別以為能你住上這麼好的別苑是爹爹疼你,你不過是個被拋棄的廢物,連我們的一根頭髮絲都不如!剛剛那一巴掌,我要你十倍償還!”上官冰說著,也猙獰著臉掏出了腰間準備好的鞭子。

下一刻,上官雨和上官冰手中的兩條長鞭同時而又迅速地朝著上官晴飛來,她們兩個實力都不弱,鞭子揮舞過來帶著強勁的風,讓人忍不住假想,被打中的人,會不會立刻身亡。

反觀,上官晴卻不見得絲毫的緊張,眼神依舊漫不經心,那雙妖嬈萬分的眸子之中透著無盡的戲謔玩味,長鞭來臨之際,她的身影忽然離開了身下的椅子,如同鬼魅一轉。

上官晴同時俐落的抓住了兩條鞭子的尾部,縱身一躍,眼花繚亂的動作毫不拖泥帶水,僅僅一個呼吸間,上官雨和上官冰就被鞭子纏繞在了一起,上官晴趁機一個掃堂腿,姐妹倆便狼狽的躺在了地上。

別苑破敗的門不知道什麼時候被靈芝堵上了一堆桌椅板凳,讓受挫了的上官冰的臉瞬間煞白!

門被堵住了,怎麼出去搬救兵?

“上官晴,你個廢物!我……”

“啪!”

上官雨怒瞪著眼睛抬頭看著上官晴,話還沒說完,就被一鞋底給拍了回去。

靈芝左腳踩在右腳上,手裡正拿著一隻鞋子,鄙夷的看著上官雨說道:“敢說我們老大是廢物,你被廢物打成這狗熊樣,豈不是廢物中的廢物?”

“你!”上官雨的目光陰狠的轉向靈芝,剛想要謾駡什麼,就看到了靈芝手中拎著的鞋子,更加火了。

“你居然用鞋子打本小姐?你個粗鄙的下人!”尖銳的聲音震耳欲聾,加上她怒瞪著的眼睛,活脫脫一個喪屍女鬼。

“就打你了怎麼樣!”靈芝一聽,連忙脫下另一隻鞋子,一手一隻,不停的打地上的上官雨和上官冰。

想著老大的話,靈芝笑呵呵的一臉惡趣味,專挑臉打,煙華別苑,慘叫聲不絕於耳。

門外的丫鬟們聽著這慘叫,不由得捂嘴淺笑,讓這賤人回來的時候那樣的高高在上,活該被主子打!

其中一個丫頭聽了一會,笑容有些僵硬,最後臉色煞白:“這聲音,怎麼這麼像是二小姐啊!”

另一個丫鬟也發現了端倪,回頭看了一眼緊閉的房門,二人連忙撒丫子往史姨娘的房間跑去。

繼續閱讀

COPYRIGHT(©)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