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榜單
App閱讀 熱門
img img 總裁豪門 img 名門鮮妻步步寵
名門鮮妻步步寵

名門鮮妻步步寵

img 總裁豪門
img 653 章
img 199 瀏覽
img 秋天來了
5.0
立即閱讀

關於

騙吃騙喝的小孤兒,從天而降的未婚夫。看臉看錢的時代,有錢有顏的男人,她毫不猶豫的就把自己嫁了。原本只等期限一到拿錢走人,男人擋在門口:“你還忘了一樣東西。”“?”男人指了指自己。

第1章 (1)

位於半山腰的私人會所裡,一場婚禮正在舉行。

新娘拿著捧花站在新郎身邊,一臉幸福甜蜜。

婚禮並不豪華,低調且簡單,而出席婚禮的,亦只有新人雙方各自的至親而已。

不過即便如此,兩位新人的背景卻依舊不容忽視。

新朗賀文淵,年僅三十,便已掌管賀氏的半壁江山,已經確定了未來賀氏繼承人的身份。

新娘葉芳婷,則是Y市與賀氏齊名的葉家千金,21歲,名牌大學畢業,高貴出身,與賀文淵的結合堪稱完美。

可是,她不是葉芳婷!

至於她為什麼會站在這裡,路兮琳覺得無奈,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應該是憂是喜。

婚禮儀式很簡單,反是之後下午和夜晚的兩場Party一直持續到深夜才結束。

新房裡,疲憊的路兮琳剛進門便直接倒向大床,長長地舒了口氣。

忽地“哢嚓”一聲,房門被人推開。路兮琳下意識地從床上坐起來,抬眼時正好對上賀文淵的目光。

“客人都送走了?”她隨口問。

賀文淵像是沒有聽到一般,沒有回答,只是關了房門走到床前。

他站的位置正好在路兮琳的正面,路兮琳沒來由地有些緊張,於是想要挪開,可是剛起身,賀文淵卻腰身一彎,整個人朝著她的身體傾了過去。

他突然的動作讓路兮琳下意識地往後一讓,卻一個不穩,直接倒向身後的大床。

賀文淵躬身上前,單手支著身體,另一隻手捏住她的下巴。

“老婆這麼心急?”戲虐的語氣與似笑非笑的表情,都讓路兮琳感到一股危險的氣息。

她眨眨眼,小心地問:“你、你要做什麼?”她不是不清楚今晚對她和他來說是個什麼日子,可是她還沒有做好準備。

“你說我要做什麼?”賀文淵將臉往她面前湊得更近了些,曖昧的語氣,將那股危險氣息散發得更濃烈了一些。

“文、文淵……”路兮琳顫著聲喚他,試圖阻止,卻被他打斷:“洞房花燭春宵一刻……”說著,他的唇輕然落下。

路兮琳身子一縮,未及反應,雙唇便被覆住。

“唔……”路兮琳扭頭要躲,下巴卻被賀文淵固住。

她一把抓住他的手腕,想要將他推開,結果卻只是和他一起在床上打了個滾挪了個位置,便又重新恢復了之前的模樣。

她依舊被他壓得死死的。

“文淵……”再次出聲,路兮琳已是語帶乞求。

如果是別人,面對如此一張佈滿委屈的小臉,怕是早就憐香惜玉了,可是賀文淵沒有,他的眼裡只有鄙夷。

“原來老婆喜歡玩欲擒故縱。”賀文淵幽幽出聲。

路兮琳蹙眉:“什麼意思?”

賀文淵輕哼一聲:“你想要的,不是嗎?”說著,他的手一用力,便扯開了她的衣服。

現在的姿勢和畫面讓她感到羞恥,眼中更是快速地蒙上一層薄霧。

她的反應讓賀文淵微微一震。

“你會喜歡的!”賀文淵低下頭,在的脖頸上輕啄了一下,驚得路兮琳身子一僵,結巴出聲:“文、文淵,我想先、先洗個澡!”

她知道躲不過,可她仍然抱著希望,離開他的禁錮是第一步。

“好主意,一起!”賀文淵起身剛剛將她從床上拉起來,手機卻在此時響起。

賀文淵鬆開她,從床頭拿了手機走到窗前,如獲大赦的路兮琳便一個閃身,進了衛生間。

半敞的衣衫,淩亂的髮絲,讓她顯得很狼狽,也和她臉上未及卸下的妝容極為不符。

摸摸雙唇,那裡似乎還殘留著賀文淵氣息,想到剛才的畫面,她的心跳又加速了幾分,臉頰微微一熱。

胡亂地想著,路兮琳猛地搖了搖頭,朝著臉上潑了幾捧涼水,才覺得腦子稍微清醒了些。

“嗯……”

“好……”

“我知道……”

“我也想你……”

溫柔的聲音從房間裡傳來,路兮琳不知道賀文淵在和誰通電話,但那句“我也想你”讓她斷定,電話那頭的是個女人。

他的聲音很快地小了下去,後面他又說了些什麼,路兮琳也沒再聽見。她想,也許是更多的甜言蜜語,也許是無盡的相思之情。

難怪葉芳婷要跑,如果換作是她,她也絕不會心甘情願嫁給這種在新婚夜卻和別的女人說著柔情蜜語的男人。

路兮琳低歎一聲,隨即,又自嘲的笑了笑,這些,和自己有什麼關係呢?

搖搖頭,她乾脆將臉埋進蓄滿水的水池裡。

“你在降火?”賀文淵的聲音驟然響起,路兮琳猛地從水裡抬起臉,水珠甩了整個鏡面,映出兩人朦朧的影子。

轉身,賀文淵就近在眼前,彼此之間不過半米之距。

路兮琳屏了一下呼吸,岔開他的話題:“你電話打完了……”

賀文淵伸手撥了一下她額前的劉海,曖昧地說:“降火應該由我……”

“我生理期來了!”路兮琳身子顫了一下,急忙出聲。

也許沒有哪個新娘會像她一樣,在新婚之夜千方百計地找著理由拒絕自己的丈夫。

而這是現在唯一可以救自己的理由,除非他是變態。

果然,賀文淵的手停住。

看他轉身走進浴室,路兮琳松了口氣,退出了衛生間。

她無暇顧及以後更多的夜晚應該怎麼應對,但至少現在,她逃過一劫。

靜夜裡,路兮琳望著背對著自己躺在床上的賀文淵,心裡湧出複雜的情緒。

回想這一個月來發生的事情,白天的婚禮,還有視線裡的這個男人,一切都猶如一場夢境。

她從來沒有想過,她會這麼草率,這麼稀裡糊塗,甚至是莫名其妙的,就把自己給嫁了。

早上,賀文淵起床的時候,路兮琳還蜷在沙發上,像只溫順的小貓。

她就這樣睡了一夜?

賀文淵無由地皺了皺眉,卻又很快舒開。

他沒有叫醒她,但路兮琳還是在他的洗漱聲中驚醒過來。

她本來就睡得不沉。

繼續閱讀

COPYRIGHT(©) 2022